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中篇小說 > 崔玟玥:訄

崔玟玥:訄

論文查重   作者:崔玟玥   時間:2017-03-24    閱讀:


  
    冬天的西赫草原,寒風呼嘯,夾雜著雪塵和不知名的野獸從遠處飄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使整個草原顯得格外可怕,就算是結伴而行,相信也沒有一個人愿意來這鬼地方?墒撬慌,她是一只尚未成年的母狼,名叫纓雨。
    纓雨纓雨,紅色的雨,只因纓雨擁有一身漆黑如墨的皮毛,卻在陽光下會浮動著紅色,星星點點,猶如紅色的雨雪。此時她正跟在隊伍的末尾。
    不過的確是冷!纓雨尚不厚實的皮毛無法抵擋住這凜冽的寒風,看著別的幼狼都被狼父、狼母夾在中間傳送著熱氣,而自己卻只能獨自對抗這寒冷的冬季,想到狼母、狼父……纓雨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狼父再高大威武又有什么用!在自己睜眼后的第七天就撒手離去,還好老天保佑,終于讓那匹惡狼在狼群剛剛集合時就被藏羚羊一腳踢下了深淵。至于狼母……纓雨只咒罵了五個字:天殺的獵人!
    “嗷嗚!”前方突然傳來了狼王風行驚喜的叫聲,將纓雨拉出了回憶。
    原來是風行發現了臥在枯草中的一只凍僵了的山羊,蹄子被凍得僵硬的山羊還沒反應過來咋回事呢,就被風行咬斷了喉管。
  因為在想事情,所以纓雨慢了半拍,山羊的周圍早已被圍得水泄不通了。正懊惱著,突然傳來了風行垂死的叫聲,纓雨心頭一驚,忙奔了過去,其他狼也紛紛停止撕扯美味的羊肉圍了過去。
    纓雨看到風行的四肢抽搐,口鼻里緩緩涌出黑血,分明是中毒的表現!怎么回事?風行沒事不可能去啃那些有毒的植物吧?再說這是冬天,F在唯一的可能是……獵人!對,沒錯!就是獵人,能擁有劇毒的就只有人類了!此時遠處傳來的聲音進一步證實了纓雨的想法。
  “哈哈哈……弄死一個,只可惜死著從身上扒下來的皮不水靈。”
  “嗨!現在的狼哪有那么好打?能毒死一個已經很不錯了。”
  “是哩,是哩……”
    眾狼聞聲四散逃竄,主心骨沒了,能跑多遠是多遠吧。
    見此情景黑閃電突然怒號一聲,“黑閃電”顧名思義,是因為他是一匹毛色橙黃的大公狼,巧的是只有左腹有一縷閃電形的黑毛,所以叫黑閃電。太好了,種群有救了。纓雨開心地想著。隨著黑閃電的帶領,狼群集合在一起向東方跑去……
    深夜,狼群在樹林里一戶一戶地落腳休息,只有纓雨睡不著,她一直在思考著白天發生的事情,風行如果是被毒死的,那么毒又是下在哪呢?直接讓那只羊吞下去?不對,那是劇毒,羊不可能還活著,而且別的狼也吃了,怎么他們沒事呢?像是突發奇想一樣,纓雨想,如果把毒涂在羊毛上,那么第一個撕扯羊毛的一定會中毒!好陰險毒辣的獵人吶!纓雨不禁為日后險惡的叢林生活深深地嘆了口氣。
 
 
    翌日清晨,狼群又開始在狼王的帶領下為食物奔波,新任狼王自然是黑閃電。
    可是沒過幾天災難卻再次降臨到了這個不幸的種群。一大批帶著各種伐木工具的人進入了森林,看著一棵棵百年大樹被放倒,站在遠處的纓雨恨不得撲上去一口咬斷那些比獵人還可恨的人的喉管。纓雨清楚地聽見了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幾匹狼咬牙切齒的“咯咯”聲,尤其是狼王黑閃電。恨歸恨,沒有哪匹狼敢去和人類講道理,畢竟他們才是真正的百獸之王。
    嚴冬終于過去了。纓雨很慶幸自己又平安無事地度過了一年。伐木工人終于走了,可是也帶走了四分之一森林,這意味著狼群的食物也隨之減少了四分之一。但在這食物豐富的春天也是餓不到肚子的。
    一旦狼群解決了溫飽問題,便要進入到一個美妙的時期:發情期。
    此時纓雨也已經到了尋找配偶的時間了。但是,幼時心中的陰影還是揮之不去。纓雨是多么恐懼,恐懼自己的遭遇又會在孩子身上重演。所以纓雨毅然謝絕了中等公狼庫克和優秀大公狼杰林的追求。
  轉眼間已經到了秋天,起初狼群還優哉游哉地四處閑逛。但到了深秋狼群可就輕松不起來了,開始抓緊覓食。等到動物該冬眠的冬眠,該藏到山旮旯的藏到山旮旯里,想要吃頓飽飯就不容易了。
  “自己的撲咬技術已經日趨精練,是該在這個時候露一手了。”纓雨想。
  果然,纓雨聞到了一絲羊膻味,其他狼也聞到了,嘴角掛著一絲亮晶晶的唾液。此時的狼群就像一群剛從地獄里放出的惡鬼,只等狼王一聲令下,便會不要命地沖上去。
    狼王黑閃電并不心急,依舊匍匐前進著,因為他從氣味中可以斷定被狼群視為食物的是幾只斑羚,斑羚善跑,和狼的速度不相上下,甚至有時能夠超越狼的奔跑速度。所以只有把距離縮到最短才有可能捕捉到斑羚。
    黑閃電借著枯樹的掩護小心翼翼地逼近,十米,九米,八米,七米……黑閃電看見頭羊已經聳動鼻翼,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頭羊已經發現他們了!不能再拖了,黑閃電想著,“噌”地蹦跳起來,“嘎嗚——”發出了進攻的指令。狼群猶如一只只離弦的箭躥了出去……
    斑羚長而細的腿幫助它們漸漸拉開了距離,但是黑閃電也不是吃素的,他瞅準時機兩條強有力的后腿在鋪滿枯草的地上猛地一蹬,躥出四五米遠,剛一落地又是一陣助跑,又躥出去三四米遠,這樣重復了三次,終于追趕上了羊群。
    黑閃電的這種跳躍技巧叫作“三級跳躍”。普通的公狼一般只能做到“兩級跳躍”,狼群中能做到“三級跳躍”的也只有黑閃電和已經死去的前任狼王風行了。
  此時黑閃電已經盯上了羊群末尾的那只年輕公斑羚。他兩只前爪已經搭在公斑羚的屁股上,準備借助前爪的力量使整個身子往前一躍咬斷公斑羚的喉管,可是黑閃電低估了這只公斑羚的能耐,公斑羚用盡全身的力氣一邊跑一邊向著天空騰躍,仿佛那天空上長滿了一大片青翠欲滴的青草。黑閃電無法保持平衡,眼看著就要從公斑羚背上狼狽地滾落下來了。唉!眼下連個幫手也沒有。此時,狼群早已被黑閃電的三級跳躍甩得老遠。
  
 
    正當黑閃電絕望之際,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優雅的弧線(當然這是對狼而言)一頭撞向了公斑羚的右腹部。狼是銅頭鐵臂麻稈腰,一頭下去,折斷那只公斑羚的幾根肋骨是在所難免的了。“咩——”公斑羚從胸腔中發出一聲慘痛的哀嚎,瞬間被撞出兩米多遠,而在那只公斑羚被撞飛的一剎那黑閃電也及時地松開了爪,并在空中迅速調整角度向倒地的公斑羚撲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那道黑色的弧線與他一同趕到,一個扣住身子,一個摁住頭,“咔嚓”一口了結了那只公斑羚,可憐的年輕公斑羚到底也沒擺脫死亡的厄運。
    此時,狼王黑閃電才顧得上好好看看這匹技藝精湛的狼到底是誰,這樣做也有另一層險惡的用意,如果是匹公狼日后便要多加提防了,黑閃電不允許有狼威脅到他的地位。但當他把目光投向那匹英雄的時候竟驚呆了,竟然是她!那匹身體一直很孱弱的小母狼!她什么時候練就了這樣一身好本領?沒錯,這匹捕殺斑羚的英雄就是纓雨!
    黑閃電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像是第一次見到纓雨一般將她從下到上,細細打量著。纓雨被黑閃電看得有些不自在,索性在已經斷氣的公斑羚身上撕下一大塊肉,小跑到一塊巖石后面獨自享用。黑閃電并未對纓雨的無禮和冒犯表示不滿,反而高興得兩眼放出異樣的光彩。當然,這些纓雨都沒有看到。
  此時狼群早已趕到,亂哄哄地將食物圍得水泄不通,黑閃電這才從游離中回過神來,慢吞吞地走向被一大群餓狼爭搶的食物跟前,狼王就是狼王,輕吼幾聲,狼群就很自覺地讓出一個位置,雖然經歷了一番掠奪,但內臟是沒有狼敢動的,那是狼王才有權利吃的高檔食物。黑閃電咀嚼著滑嫩可口的羊心卻心不在焉,腦海里盡是纓雨的身姿和眼神,而對于這一切纓雨仍渾然不知。
  
  
    纓雨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該那么莽撞地展露出那么好的身手,這么多天,她再懵懂無知也該明白黑閃電是在向她示愛。
    自從捕殺斑羚之后黑閃電對自己的態度來了個180度大轉彎。狼群找到棲息地時黑閃電總是把僅次于他的好位置給自己,連優秀大公狼都晾在一邊了。狼群在幽深的樹林里穿行的時候總要讓眾狼把自己圍在中間,這樣無論出什么危險自己都不會受到傷害。纓雨的確很感動,卻還不想和黑閃電組建家庭,一是狼的發情期已經過了,就快入冬了。二是……纓雨怕自己又重新走上狼母那條路。纓雨真希望黑閃電能理解自己,等等自己。“明年,等明年開春我一定會和你組建一個溫馨的家庭的。”纓雨暗自想。
    黑閃電是公狼,怎能懂得母狼的心思?不但沒有放棄,反而對纓雨更好。纓雨真的快招架不住了。狼群中小母狼眼中流露出的醋意已經快把自己酸死了,甚至連優秀的大公狼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了幾分敵意。
    外界越可怕,纓雨就越不自覺依賴黑閃電。夜晚休息時會不經意地向黑閃電這邊挪動。黑閃電的嘴角微微上揚。征服一匹桀驁不馴的小母狼對他來說,輕松得很。
    終于黑閃電覺得時機成熟了。在狼群捕殺了一頭野豬后銜著一只熱騰騰的滑嫩可口的野豬心邀纓雨共食。纓雨雖是情竇初開的小母狼,卻也知道同食就意味著答應了對方的求偶,就像人類世界戴上了求婚戒指。是的,黑閃電絕對是萬中無一的好伴侶,但是,但是……纓雨猶豫著,一抬眼,正好和一匹母狼四目相對。她叫愛莎,追求了黑閃電好久,只因黑閃電一整顆心都在自己身上,她才從未在黑閃電的心中占據一席之地。纓雨看到她的眼中有著嫉妒、憤怒、欣喜和幸災樂禍。似乎巴不得自己能拒絕黑閃電,之后黑閃電惱羞成怒,從此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
    “好,你不是希望嗎,我還偏偏不如你所愿。”纓雨想。隨即便低頭咬了一大口野豬心,夸張地嚼著。“嗷——”黑閃電高興極了,用鼻子又把野豬心往纓雨那推了推。
    “嗷嗚——”遠處的愛莎像死了幼崽一般嚎得凄厲悲傷。黑閃電猝然轉身,一雙不帶一絲感情的眸子緊緊盯著愛莎,那眼神中有著無限的警告。終于,愛莎轉過身,身影漸漸消失在叢林中。纓雨的眼神中有著一絲抱歉,她并非報復,天知道當她覺得愛莎會搶走黑閃電的時候她有多害怕!
  夜晚,黑閃電在裹著濃重的霜的枯草地上如愿以償地得到了纓雨。對于他來說沒費多少力氣,但對于纓雨來說卻是生命中的一個重要的轉折。小生命已經在纓雨的體內孕育。從今往后,自己只能是一個妻子,一個母親。
  
  
    第二天,天空就飄起雪花,冬天了。
    對于狼來說冬天是最難熬的季節。好幾天了,狼群都一無所獲。在經過幾番的思考后黑閃電決定到西赫附近的一個村子碰碰運氣。
  村子里有一個綿羊場,里面養的綿羊生性軟弱,是很好的捕食對象。綿羊場的柵欄很高,若是獨自跳也就黑閃電、纓雨和那幾匹跳躍技能較好的狼能跳過去,但這點小困難是難不倒智慧的狼的,黑閃電想好了,他和幾匹狼可以當成跳板,先讓別的狼跳進去,然后自己再跳。
  臨近午夜,黑閃電帶著狼群向村子進發了。
  快到村子時,黑閃電突然領著狼群到了一個泥潭,在泥潭中反復打滾,把狼獨有的味道蓋住。村子里有不少狗,斷斷不能驚了它們。
  不一會兒,狼群便到達了綿羊場,近五十只綿羊,只有一只牧羊犬,而且已經睡著了。黑閃電盯著它看了一會兒臨時改變了主意,他先和一匹優秀大公狼跳了進去,在保證腳不沾地的情況下,一個叨住牧羊犬的嘴讓其發不出聲音,一個叨住喉管使其窒息而死,這還是纓雨教他的呢。
  纓雨沒想到黑閃電學得那么快,做得那么好,幾乎和計劃的一模一樣,那只牧羊犬只來得及在地上留下幾道抓痕便斷氣了。此后的事,便和預期的差不多,多日來的饑餓都補回來了。天將破曉之時黑閃電帶著一個個大腹便便的狼離開了村子,又回到了西赫草原。
    不難想象,當綿羊場的主人看到這一切時會是什么反應,纓雨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說聲對不起。
  這件事算是徹底把人類惹急了,看來不久后的腥風血雨是在所難免的了。
  
  
  黑色籠罩著西赫草原,似乎預兆著災難的來臨。自上次羊場偷羊事件后狼與草原人的關系愈發惡劣。終于一個由二十幾個人臨時組成的狩獵小組浩浩蕩蕩地向著西赫草原進發了。這其中多是被狼咬死過家畜的牧民,對狼可謂是恨之入骨。
  這些獵人個個都是三四十歲的年紀,但出人意料的是領頭的竟是一個只有二十來歲的少年,在凜冽的寒風中那張猙獰的臉愈發鐵青,只見他的右眼下方到腭骨有一條又深又長的刀疤。
  據說那是他十七歲時掏狼窩被趕回的母狼咬傷的,幸好他及時將匕首插入了母狼的頸動脈,才撿回一條命。溫熱的狼血濺了他一身,但死去的母狼仍死死咬著他的臉,直到來幫忙的村民將母狼的下腭生生掰斷,他才得以脫離狼口。
  他在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不僅是因為他那張毀容的臉,更是因為自他被救回后便豢養了數只兇猛的獵犬,并苦練槍法,如今已是十里八村的神槍手。這便是他能當上頭領的原因。
  刀疤男是多么地恨,他在最該享受青春年華的時候被一只畜生毀了容!他至今還記得狼牙切進身體中的痛!當他被救下的時候他就發過誓,有生之年,定要殺光這西赫草原上所有的狼!如今這個誓言終于要實現了!
  這一行人來到了一片枯林中,因為狼群狩獵時常在這里進行。刀疤男把一只死羊倒吊在樹上,剖開肚子,溫熱的羊腸肚便流了出來,融化了地上的積雪,羊身上拴著一條細線,只消輕輕一搭,那沉重的捕獸夾就會跳出,夾斷狼頭,折斷狼腰,任它再精悍的狼也會一命嗚呼。
  隨后圍著那棵枯樹,撒了大約直徑七八米的一圈火藥,只消打上一槍就可以引爆火藥。隨之熊熊大火就能將狼群重重包圍,到時還怕會有漏網之魚嗎?
  夕日欲頹,獵狗突然興奮地原地打轉,獵人們明白是狼群來了。
  不一會兒地平線上出現了一顆顆灰黃的腦袋。狼群顯然是沒捕到獵物,一個個無精打采。
  刀疤男的眉毛擰在了一起,狼是何其聰明的動物?它們能老遠聞到血腥味,火藥味同樣逃不掉它們的鼻子,雖然饑餓會使它們的鼻子選擇性失靈,但也不至于喪失理性,為預防萬一,刀疤男又將隨行帶著的兩桶鮮血撒在了火藥的周圍,那原本是打算喂給獵犬鼓舞士氣用的,如今只能割愛了。
  濃烈的血腥味熏得人幾乎想吐,但對于食肉動物來說,這是致命的誘惑。獵狗的涎液已經垂到了地上,眼里甚至已經泛出只有野狗才有的綠光。鮮血已經勾起了它們最原始的欲望。
  果然,狼群在遠處沒走多久就騷亂了起來,又走了幾米,幾匹年輕的公狼突然興奮地叫著,向前狂奔,隨后帶動著整個隊伍一起向饕餮盛宴跑去。
  獵人們埋伏在樹林中,等待魚兒上鉤。
  
  
  刀疤男用望遠鏡看了看,不出所料,黑閃電沒有沖在最前頭,而是在隊伍的中后方,狼王都是很謹慎的。讓他不解的是狼王身邊還有一只神態與他很相近的狼,同樣是疑惑中帶著懷疑,謹慎中帶著不安。一個狼群中怎么會有兩個頭領?就像是一個國家兩個總統一樣怪異。
  那匹冒牌狼王就是纓雨。纓雨同她丈夫黑閃電一樣,并不信任前方那片充滿誘人味道的海洋。自幼目睹過母親死時的痛苦,纓雨對人類要更加地恐懼與憎恨。
  已經看見了那片充滿著誘人味道的地方,眾狼這才看清了這盛宴,沖在最前面的幾匹狼竟想都沒想就沖上去撕咬那只早已被開膛破肚的羊。一點思考的機會都沒有,那沉重的捕獸夾就低吼著跳出來了。瞬間就夾住了一匹公狼的頭和一只公狼的后肢。被夾住頭的那匹狼頃刻斃命。剩下那只僥幸存活的狼痛苦地高聲嚎叫著。
  狼群在經過短暫的震驚后,表現出的是不可抑制的憤怒。
  纓雨看見黑閃電的眼角可怕地吊了起來,露出一口白里泛青的利齒,那四顆閃著寒光的犬齒一看就能一口刺穿牦牛的盔甲。
  纓雨從未見過這樣的黑閃電。哪怕是在狩獵的時候;哪怕是險些被子彈打穿耳朵的時候;哪怕是有犯上作亂的狼跳出來爭奪王位的時候。但這次不一樣,黑閃電是真的怒了。只因他是王;只因他的子民活生生地在他面前求生不
得,求死不能;只因獵狗眼中滿滿的嘲笑。
  纓雨明白他想做什么,如果這些獵人沒放什么別的損招的話,這場廝殺就算損失慘重狼群也是保贏。但……怎么總覺得有些不對,那些獵人就那么篤定狼王會忍氣吞聲嗎?
  此時刀疤男離羊群不過百米左右。通過望遠鏡能清楚地看清每一匹狼臉上憤怒的表情,尤其是狼王最為憤怒。這是他想要的,只要狼群敢向他們的方向沖過來就必然會到達火藥圈內,到時只要引爆火藥,狼群就會如甕中之鱉,毫無還手的能力。但他沒有將緊繃的心弦放松一絲,只因他看見了一只小母狼,它與狼王并肩而立。臉上竟看不出一絲憤怒,反而始終將眼神定格在他們身上,那眼神中帶著審視,帶著仇恨,盯得他不寒而栗。直覺告訴他這只畜生不簡單。果然他看見那只畜生突然擋在了即將發起進攻的狼群前方……
  
  
  纓雨擋在了黑閃電的前方,用眼神告訴他此時不太對勁。“嗚嗚——”纓雨又低聲發出了警報。
  黑閃電有些遲疑,纓雨他是知道的,她的智慧與體魄皆不輸他,甚至更勝一層。他有理由相信她。
  但是,今日他和他的子民受到這樣的侮辱,再加上空氣中濃烈的血腥味叫他如何控制住自己?
  刀疤男也看出勢頭的不對,決不能讓這只小畜生攪了自己的計劃。心下一急,槍口對準那只垂死掙扎的狼,只聽“砰”地一聲,子彈穿過那匹狼的頭顱。
  黑閃電看著那只狼頭無力地垂下,白花花的腦漿流了一地。狼是生命力多強的生物!即使被爆頭,那條前腿仍絕望地蹬了蹬。
  “嘎嗚——”黑閃電仰天長嘯,那沙啞的嗓音中帶著無奈、無力和無盡的悲愴與憤怒。
  “嘎嗚——嘎嗚——”隨后狼群一個接一個地效仿,百十匹狼齊聲高呼,具有穿透力的嚎叫震落了天上的飛鳥,震落了樹上的積雪。不少獵狗從未見過如此震撼的場面,四條小短腿不住地打顫,更有甚者被嚇得屎尿橫流。
  黑閃電粗魯地將纓雨頭撞開,去他娘的對勁不對勁,新仇舊恨,今兒定要一并算了!以閃電般的速度奔向那些劊子手,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殺!
  可惜黑閃電正中了刀疤男的下懷,在狼群踏入圈套中的一剎那,黑洞洞的槍口便對準了地上的火藥扣動了扳機。
  瞬間,熊熊大火將狼群團團圍住,其中包括黑閃電和纓雨,只剩下十來匹幸運的狼未來得及跨入圈套,后怕之時轉身欲逃。
  “放……狗。”刀疤男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汪汪汪……”士氣大振的獵狗們狂吠著朝目標奔去,在急于邀寵的心理下撲咬得異常兇猛。
  火圈內的狼群已是慌亂成了一鍋粥。
  動物懼火,發自骨子里的懼怕。如今被困在熊熊烈火中早已如無頭蒼蠅一般,不知所措。嗚咽聲、哀嚎聲此起彼伏。只有狼王黑閃電、纓雨和其他幾匹優秀的公狼表現得略微鎮定些。
  其實火簾并不高,只及纓雨的眉際,更別說身強體壯的公狼了。但天生對火的畏懼使這矮矮的火簾比兩米高的圍墻還要難以跨越。
  與此同時,刀疤男也下了放槍的命令,一個個奪狼性命的小惡魔呼嘯著穿透一匹又一匹狼的心臟。
  
  
  又一匹狼倒下了,纓雨心里焦急萬分,如若再不做出行動,狼群便會如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待死亡,她能眼睜睜地看著黑閃電好不容易挽回的狼群再一次走向滅亡嗎?既已是背水一戰,倒不如放手一搏!
  纓雨屏住呼吸,一陣助跑,然后對著那紅色的火簾奮力一跳!起跳的瞬間纓雨似乎已經看見死神在向她招手……對不起,我的夫,我再也不能是你的妻了;對不起,寶寶,媽媽沒能把你帶到這個世界上來。
  但隨后纓雨并未感到烈火灼熱的痛,反而是一片冰涼。再睜眼,原來自己已經逃出地獄,落在了冰涼的雪地上。
  纓雨有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黑閃電見妻子已然安全逃出便不再顧慮,緊跟著逃出。其他狼見狼王狼后皆已擺脫困境,在經過一秒鐘的思考后也拼盡全力,紛紛追隨狼王的腳步,竟然全部逃出!
  這是一個奇跡。
  獵狗慌了,獵人也慌了,獵槍裝的是散彈,打一槍便得裝彈。剛剛已經完成了第一輪射殺,還未等裝完子彈狼群竟已全部脫困!不可能!動物不是最怕火嗎?
  獵人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疑惑思索,狼群已帶著復仇的火焰撲向他們及他們的獵狗。一時鬼哭狼嚎,鳥驚獸駭。
  纓雨的撲咬技術本就一流,再加上積壓的憤怒與仇恨,瞬間就掀翻了兩條獵狗和一個獵人。舔了舔犬齒上的鮮血正準備尋找下一個倒霉蛋的時候,突然“砰”地傳來了一聲槍響,剛剛平息了一些的憤怒再度被燃起,猩紅的眸子循聲望去,深邃的瞳孔卻突然緊縮。
  黑閃電此時已倒在血泊之中!而罪魁禍首竟是獵人的頭目——刀疤男!
  纓雨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悲愴,踉踉蹌蹌地跑向黑閃電,卻看到刀疤男又趁無狼攻擊的時候再次填裝子彈。纓雨激動地渾身都在顫抖。怎么,你剛殺了黑閃電,現在又要來殺他的妻子和孩子了嗎?
  沒有一絲猶豫,纓雨就那樣直勾勾地撲向刀疤男,一口咬住刀疤男的手腕,以求奪去他唯一的反擊武器。沒想到刀疤男竟如此勇猛,換了普通人,槍早已掉落,未承想他在槍掉落的最后一刻竟用另一只未拿槍的手掐住了纓雨的脖子。隨后另一只手也掐上纓雨的脖子。
  纓雨一驚,在雙雙倒地的時候死死壓住刀疤男。
  出于求生的本能,纓雨的前爪將刀疤男的手臂抓得鮮血淋漓,但刀疤男手上的力度非但沒有減小,反而越來越大,纓雨感覺眼前全是白光。
  
  
  離死亡只差一步的纓雨卻在最后一刻聽見了黑閃電一聲微弱的嚎叫。
  沒死,他沒死,我也不能死,我們以后還要走很長很長的路呢!只聽“啪”地一聲,纓雨劃開了刀疤男的橈動脈。又是“啪”地一聲,纓雨挑斷了刀疤男的手筋。那雙手終于無力地垂下,但那露著白骨的手臂仍做著最后的抵抗。
  刀疤男不甘心,他的臉是一匹母狼毀的,如今他的命也要被一匹小母狼奪走嗎?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隨著越來越逼近那張猙獰的臉,一段塵封在纓雨大腦深處的記憶也隨之打開:初聞人味的自己,十七歲的掏狼窩少年,拼死保護自己的狼母,沾滿鮮血的匕首……
  是他!真的是他!昨日殺母之仇,今日殺夫之恨一并了結吧!“啪”,這是頸動脈爆裂的聲音。刀疤男的頭顱終于垂下,不曾合上的雙眼流露出無限的遺憾與恨意。
  待纓雨再抬起頭時,一切,已恢復平靜。
  纓雨走到黑閃電身旁舔了舔他即將合上的眼皮,心中盡是苦澀?嚯y已經過去,你卻不能再與我同行。
  黑閃電眼底卻盡是笑意。艱難地舔了舔纓雨的額頭,突然發出一連串嗚咽求饒的叫聲。纓雨心頭一驚,她太熟悉這種叫聲了,每當黑閃電打敗一個謀逆的公狼,對方發出的都是這樣的聲音。如今黑閃電的意思……是要自己當狼王嗎?!不,不行,自己是母狼,怎么能當狼王,這絕對不行!
  但黑閃電已是彌留之際,自己能讓他帶著遺憾走嗎?
  纓雨又舔了舔黑閃電的眼皮,算是默認。黑閃電已經混濁的雙瞳閃出一絲光亮。隨后,合上了眼睛。
  纓雨最后吻了吻黑閃電的唇,緩緩站起。“嘎嗚——”僅剩的二十余匹狼齊聲嚎叫,悼念黑閃電的離世。隨后第一匹,第二匹,直至最后一匹狼慢慢俯下身子,這代表對新狼王的頂禮膜拜。
  “嘎嗚——”纓雨矗立在寒風中又發出一聲嘶啞的嚎叫……
  
后  續
  
  數日后,纓雨產下了與黑閃電的愛情結晶。
  數月后,西赫草原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上天派了一個神女下凡拯救蒼生,她便投胎成了一匹母狼,做了第一個母狼王。
  數年后,纓雨早已不是當年心高氣傲的小母狼了。她已從小狼王變成了老狼王。未承想有生之年還能再回到這——黑閃電去世的地方。纓雨將鼻子貼緊地面使勁嗅了嗅,渴望聞到一絲黑閃電的氣味?上宦劦搅四嗤恋姆枷。
  突然,狼群一陣躁動,閃出一條狼影。那是只年輕的公狼,擁有著強健的體魄和一副鋒利的爪牙?谥秀曋恢话氪蟮拿坊,走起路來卻依舊四平八穩。
  纓雨欣慰地笑了。黑閃電,這是我們的孩子,叫思電。你瞧他長得多像你!以后必成大器。
  但突然,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思電突然扒開小鹿的肚子,掏出內臟大口地吞食著,望向纓雨的眼中流露的是滿滿的挑釁。纓雨猶如被當頭一棒,身子一個踉蹌。心中苦笑:思電啊,你就這么迫不及待嗎?
  這場角逐沒有懸念,若是換了別的狼,憑借著纓雨多年的經驗也能打個同歸于盡,但眼前這匹狼她做不到。
  不愧是你父親的兒子,不愧是我纓雨的兒子,你若想登上王位就帶著你的野心咬斷我的喉管吧!來吧,王位應該是你的,來吧,別讓你的狼父、狼母失望!
  “啪”,伴隨著頸動脈迸裂的聲音纓雨看見了風行、狼母、黑閃電以及所有死去的同胞們,他們都在笑著呼喚她……
                    
 
    (原載《小興安嶺》文學2016.1)
 
作者簡介:崔玟玥,女,2001年生,F在伊春市第一中學高中一年級讀書。小學時《一只母熊的遭遇》獲第十二屆“新作文杯”全國小學生放膽作文大賽二等獎。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七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002797股票行情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内蒙古11选5任3推荐号码 山西泳坛夺金 排列五计划软件 安微11选五定位走势图 宁夏11选5在线购买 中国急速赛车 甘肃快3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