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小小說 > 張淑清:婆婆的秘密

張淑清:婆婆的秘密

論文查重   作者:張淑清   時間:2018-05-24    閱讀:


  桂花一早生火做飯時,婆婆也起來了,梳洗了一番,拉開衣櫥選了好幾件衣服在鏡子前試穿,搖搖頭,拿不定主意穿哪件。
  “媳婦,你幫我看看穿這件怎樣?”婆婆站在門檻里問桂花。
  “媽,您這是要去哪?”桂花往灶內添了柴禾。
  婆婆支支吾吾地說:“今兒……不是鄉里集市嗎?我去溜達溜達,買點啥。”
  婆婆連早飯也沒吃,就坐屯子里趕大集賣小百貨的王大根貨車走了。
  公公才過三周年祭日,婆婆就想找老伴?飯桌上,桂花把心里想法說給鎖剩聽。
  鎖剩吸溜吸溜喝著苞米粥,抬起頭白了桂花一眼:“你不嘚嘚哈,沒有眼能鼓出屁。媽在家一天到晚干家務,就不行出去走走?”
  桂花伸筷子夾了一塊青皮蘿卜蘸大醬,咔吧咔吧嚼:“反正,我丑話說在前頭,你媽找老伴兒我不反對,可不許領家來,四間房子本來就窄,再說了一個屋檐底過著有多不方便!我有責任管你媽,沒義務伺候那外姓人!”
  鎖剩扔下碗筷,抹了抹嘴:“八字沒一撇,你倒先做文章了,臭老娘們兒真煩人。”
  婆婆是在吃晌飯的時候坐一輛出租車回來的,一臉的喜氣,桂花將飯菜端上桌,婆婆擺擺手說:“我已經在外面吃了。”
  桂花拾掇下桌子,想問婆婆到底干什么去了?婆婆拽過枕頭,午休了。
  桂花關了自己這間門,捅了一把在睡覺的鎖剩:“哎!你媽八成相親去了,到集市針頭線腦兒的沒買,誰信?”
  鎖剩這會兒躺不住了,忽地坐起來,眉頭擰成了疙瘩,也是!母親以前趕集從沒有在外吃晌飯的,父親去世后,母親嘴上說不找老伴兒,夜黑枕頭底下放著父親的照片,常常深更半夜自言自語,有幾次鎖剩起夜見那屋亮著燈,推門進去,發現母親手里捧著父親生前的照片流淚。
  母親的內心是兒女走不進的世界。
  鎖剩狠狠吸了口煙:“我去和媽說說話。”
  鎖剩輕輕推開房門,母親正在炕上埋頭整理什么?兒子的突然造訪嚇了她一跳,她下意識地扯來被單遮住面前的物件。
  “媽,你慌里慌張的做啥?”鎖剩隨手掀開被單,一只粉紫色的首飾盒呈現在鎖剩視線里,“這是?”
  母親知道瞞不住了,平靜地說:“你爹手術時,桂花把自己的金項鏈、金耳環都賣了,給你爹做手術,我一直覺得虧欠桂花,這副玉鐲是我在鄉上首飾店買的,我怕貨不真,找王大根去驗的貨,都晌午了,我請王大根在一家面館吃了碗牛肉面。”
  “媽,你哪來的錢?這玉鐲最少也值兩千!”桂花什么時候進來了,顫著聲音問。
  “你別管,你是張家的好媳婦,媽聽你說過很多次,你稀罕玉鐲子,來,戴上試試看。”
  桂花哆嗦著雙手接過玉鐲,很順利地戴上了,想起好幾次和婆婆在河里洗澡時,婆婆同自己比量過手腕粗細?晒惠呑愚r民,生病時又為家里拉了饑荒,婆婆哪有錢買玉鐲?
  
  黃昏,斜陽爬在西山凹。王大根和幾個青壯勞力,拎著繩子,扛著棗木扁擔,涌進桂花家院落,在東邊閑置的偏廈前比比劃劃,桂花扎著圍裙把鍋灶門關上,迎了出去。
  王大根說:“我們來抬棺木的,你和鎖剩不知道?”
  桂花說:“這棺木是我們為婆婆壽終正寢時準備的,誰要賣了?!”
  王大根撓了撓頭:“哎呦,敢情你婆婆沒對你倆說,我爹病重,我想給他打一口棺木,碰巧你婆婆知道這事,硬是要賣這口棺木,紅木的是吧?”
  桂花的臉像被誰抽了幾個大耳光,婆婆為了讓自己戴上玉鐲,居然把棺木賣了!
  桂花急忙跑回屋,拿出那只首飾盒,塞到王大根懷里:“你,你們走吧,俺不賣這棺木,玉鐲子給你!”
  婆婆眼淚巴叉戳在門口,桂花撲過去,緊緊摟著婆婆,哽咽地喊了聲:“媽……放心吧,我不孝敬您,天理難容!”
  • 上一篇:活著
  • 下一篇:沒有了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甘肃快3遗漏号码 股市宏观分析 极速快3是不是骗局 期货配资公司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走势 四川快乐12开奖现场直播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走势图 东方红配资 场外股票期权平台 怎么买股票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