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小小說 > 石磊:鑲一口好牙

石磊:鑲一口好牙

論文查重   作者:石磊   時間:2017-09-10    閱讀:


中午時分,忽然,一輛寶馬名車停在我的鋪門口,下來一位四十多歲的貴婦人。這人我認識,住在我的樓上,叫尚海英。海英一進來就對我說:“老王,我想為我媽鑲一口牙,好的牙多少錢?差的又是多少?”
  “海英,好的牙有五千多,也有六千多的,那差的一兩百元。”我回答海英說。
     “老王,你看這樣行嗎?我想給我媽鑲一兩百元的,你當她的面說是五千多元的。”海英對我說。
     我看了看海英,非常不解地問:“海英,你家有的是錢,干嗎這樣做?”
     “老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媽已六十多歲,鑲那么好的牙干嗎?說不定,鑲上不幾天她就……”
     海英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我知道她后面想說的是什么話。我用有點鄙視的眼光看了她一眼,很不情愿地說:“好……好吧!”
     “老王,就這么說,咱們是好鄰居,你可得替我隱瞞。下午,我帶她來做牙模。”海英說完就走了。
     海英走了不久,住在我樓下的夏玉瑩騎著一輛單車來了。玉瑩笑著問我說:“王醫生,我想為我媽鑲一口牙。我媽這人真是的,怎么叫她,她都不來。好的牙多少錢?最差的又多少錢?”
     我看了看玉瑩心想,你也和海英一樣?但我轉念一想,玉瑩一家不容易,夫妻都是小學教師,兩個兒子都在讀大學。于是,我還是很和氣地說:“夏老師,好的有五千多元,差的有一百來元。”
     “王醫生,媽為我們操勞了一輩子,每次看到她吃東西,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你幫我鑲一口最好的牙給她吧,我媽很心疼錢,但你得跟她說是一百來元的,要不,她肯定不鑲。”玉瑩十分認真地對我說。
     我聽到玉瑩這話,內心很是感動,但故意用海英的話對她說:“夏老師,你媽不都七十多歲了嗎,鑲那么好的干嗎?說不定,鑲上不幾天她就……”
     玉瑩用驚訝的目光看著我,不滿地說:“王醫生,你怎么說這話?”
     我知道我說錯了,歉意地對她說:“夏老師,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玉瑩走時,又鄭重對我說:“王醫生,這事就拜托你了,千萬別讓我媽知道。她要是知道了,她是不會來的。”
     真是無巧不成書。幾天后,尚海英帶著媽媽來了,夏玉瑩也帶著媽媽來了。尚海英的媽媽叫她尚媽媽,夏玉瑩的媽媽叫她夏媽媽。因為是同一棟樓,彼此都認識。尚媽媽問夏媽媽:“大姐,你鑲多少錢的牙?”
     “我……我……我……本來不想鑲牙,都七十多了,還鑲什么牙,可玉瑩就是不肯。”夏媽媽回答說。
     “我是問你鑲多少錢的?”尚媽媽又問了她一句。
     “一百多塊的就行了,都這把年紀了。”夏媽媽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說,她不是錢少不好意思,是怕媳婦在他們面前沒有面子。
      “什么?一百多塊的?一百多塊的還不跟紙糊的一樣,我的兒媳婦就給我鑲五千多的!”尚媽媽頗為得意地說。
     海英有點用質問的口氣,對玉瑩說:“夏老師,你怎么給夏媽媽鑲這種牙,你要是沒錢,跟我說一聲。老王,你說是不是?”
     海英的話,我裝著沒有聽見。玉瑩理了理劉海,有點尷尬地說:“將、將就一下吧。”
     我自言自語說了一句:“真作假時假作真。”
     海英婆媳走了,夏媽媽卻安慰兒媳說:“瑩,她們的話,你別往心里去。她家有的是錢,咱們一百元要相當她們的五十萬元。”
     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對她們婆媳說什么好。我精神十分集中,想把這口牙鑲好,不然,我就對不起玉瑩的那份孝心。
     一個星期后的中午,天下著雨,我在房里休息。尚媽媽和夏媽媽到我家來跟我的媽媽聊天。聊來聊去,她們聊起了牙。尚媽媽問夏媽媽說:“大姐,你的牙好使嗎?”
     “哎呀,我的牙好得很,跟年輕時的牙齒一樣。”夏媽媽喜形于色地說。
     “這就怪了,你一百多塊的牙那么好,我五千多元的牙卻差得很。會不會給小王搞錯了?”尚媽媽有點懷疑地說。
     “讓我給你看一看就知道了。”媽媽對尚媽媽說。
     媽媽一看到尚媽媽那口牙,就肯定地說:“錯了,這牙是便宜的牙。”媽媽說完又對夏媽媽說:“你的牙,我也看一下吧。”媽媽一看到夏媽媽的牙又說:“你這口牙可是好牙,搞錯了,搞錯了。”
     媽媽走進我的房里,把我叫了出來,當著她們的面質問我:“她們的牙是怎么回事,會不會搞錯了?”
     我本想為她們繼續隱瞞,現在看來,不說出實情不行了。于是,我只好把真相告訴她們。
     三位老人聽后,都十分吃驚。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黑龙江省p62走势号码图 股升网配资 江苏11选5一定牛 6603百家乐源码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北京pc蛋蛋正规吗 股票行情华天科技 贵州十一选五稳赚绝招 广西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