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小小說 > 崔立:監控器

崔立:監控器

論文查重   作者:崔立   時間:2017-09-10    閱讀:


少年是在一個上午,躡手躡腳地走出報刊閱覽室,直至走出圖書館。
  圖書館外,是一條步行街。步行街上,來來往往走過人群。天并不熱,少年的額頭上微微沁出了汗。
  少年的頭一直低著。從閱覽室門口,直至走到步行街的每一步,少年都小心翼翼,臉上帶著驚慌。倘若有誰呼喊少年一聲,少年恐怕都會被驚住,暴露出他那不想暴露的東西。
  燦爛的陽光下,少年遠遠地朝身后的圖書館望,確定安全了。少年如釋重負般的,整個人也放松下來,大喘一口氣,一種如釋重負后的解脫。
  少年輕輕拉起上衣,一本嶄新的雜志到了手上。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少年都喜歡。少年想帶回家去看。少年去附近的報刊亭看過,沒有這本雜志賣。猶豫再三,終于選擇鋌而走險。
  這一晚,少年躺在床上,將這本雜志從第一頁到最后一頁,好好地看了一遍,連中縫處都沒放過。
  合上雜志,少年滿足地伸展了一下腰,好爽!
  幾天后,少年再度出現在了圖書館門口,左顧右盼地,又上了二樓的報刊閱覽室。
  走進去時,少年的心是帶著一點忐忑的,小小的忐忑,在門口演變成大大的忐忑,那個坐在服務臺前的中年女人,似乎朝著少年的方向凌厲地望了一眼,就那一眼,少年的心都快要出來了。
  還好,中年女人在望過一眼后,就沒再看少年,少年有過瞬間的放松。
  少年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徑直在書架前停住,那里有一本新的雜志。是上次雜志的新一期。這是本半月刊。
  少年輕輕地拿下雜志,在旁側的書桌前坐下,看雜志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幾個年紀大的老人,在認真地翻看。像少年一樣的孩子,幾乎是看不到的。
  翻了幾篇文章,少年又有了愛不釋手的感覺。上一次,少年就是沒控制住自己。
  少年抬頭望了眼女人的方向,女人低著頭,似乎在認真看著什么。少年心頭有些竊喜。真的要像上次那樣嗎?少年想。
  少年合上雜志。少年的手,伸向了雜志。少年的手,忽然又打開那本雜志。在心頭,少年拒絕了自己。少年不想再這樣了。
  這一天,少年把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都認真讀完了。讀完后的雜志,少年輕輕地合上。少年站起身,又來到書櫥前,輕輕地放了上去。
  每隔幾天,少年都會來到圖書館,來到報刊閱覽室,去找尋那本新一期的雜志?催@雜志,像是少年的一個約定。
  每次,少年都會看到那個女人。少年總有那么一絲心悸,在心頭慢慢彌漫開。
  每次,少年都會認真把雜志上的每一篇文章都看完。少年合上那本雜志,站起身,來到書架前,將那本雜志輕輕地放在上面。
  時間在慢慢地拉長。
  少年喜歡看那本雜志的習慣,沒有因為時間而改變。反而,少年帶來了紙、筆。少年會照著那些文章,自己也開始寫起了文章。雖然寫得多少有些拙劣,但少年喜歡。那些像是青澀的自己,容易犯錯,在錯誤后慢慢修正。
  有一天,女人竟是到了少年的身旁。少年正低著頭寫他的文章。感覺似乎有人在注視自己,抬起頭,少年嚇了一跳。
  女人笑,說,寫文章?
  少年說,哦,對,對。
  少年的臉微有些燙,是被看到偷偷寫文章,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女人說,下周,我要退休了。
  女人說,我看你經常來這里看雜志。
  女人還說,我帶你參觀一下我那里吧。
  少年跟著女人,到了服務臺處,驚訝地發現一臺監控的電腦,閱覽室里各個角落的場景,包括少年常常拿雜志坐下來看雜志的位置,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少年忽然臉特別地燙。她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嗎?少年記得那次“拿”雜志的時候,女人是低著頭的,低著頭在看電腦嗎?
  幾秒的停頓。女人忽然又說,以后文章寫好了,給我看看。少年說,好。少年稍稍有些緩和。
  隔兩周,少年去報刊閱覽室,女人果然已不在了。換了一個男人。
  這個是多年前的事了。多年后,少年長大了,考上了大學,有了穩定的工作。少年的文章寫得也很精彩,經常在當地的日報上刊登,還在全國各地報刊上刊登,包括那個雜志,少年也經常會上。少年在這個領域已小有名氣。
  少年常常想,如果當年女人抓住偷雜志的他,會是怎樣?如果自己偷了一次,又偷,又會是怎樣?女人會不會抓他呢?
  少年還想,如果沒有當年自己青澀的文章,能有現在精彩的文章嗎?還有,少年寫的文章,女人不知看到過嗎?
  現在,當年的少年不用再去步行街的圖書館了。圖書館搬遷了,那少年要去新的圖書館。
  在新的圖書館門口,這個少年在陽光下站立幾分鐘,想想多年前的自己,他再邁開步,走進去。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排列3开奖结果排列5 75秒极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快乐8预测 排列五对应杀号技巧 九鼎期货配资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体彩环岛赛开奖直播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黑龙江11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