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小小說 > 村長家的狗

村長家的狗

論文查重   作者:向明   時間:2017-08-16    閱讀:


                村長家的狗
                                                                                                                                                                                       文/向明

 秋日的夕陽染紅了半邊天,黃甸甸的余輝瀉滿山間村頭。將是夜幕降臨之時,鄉親們都已經收工。勞作了整日的我也慌忙收起鋤頭,扛放肩頭,哼著得意的小調悠悠然飄回家。   
   “汪汪汪汪!”突然聽到背后有急促的狗叫聲,呀,一條好大的黑狗!咦,這不是村長家的狗么?毛色光亮,驃肥體壯,真不愧為富貴人家的狗!瞧那模樣,齜牙咧嘴,肥肥的嘴角肉抽動著,從喉嚨里發出難聽的聲音,樣子煞是兇狠,倘是小孩見了定嚇個半死。記得前幾天縣里打狗,怎么村長家的狗就沒死,還毫發無損呢?這不,又獨顯威風了,真叫人心麻!   
    我懶得理它——也不敢理它,它嚷它的,我走我的路。   
    “哎喲!”突然聽到一聲尖叫。這是誰的聲音?仔細一想,不禁咯噔一下——原來是自己的!我這時才突然感到小腿后下部一陣陣刺痛,瞪大瞳孔一看,呀——還出血了!“哼,一定是那條該死的狗干的好事!”再把目光移遠一點,果然看見那狗還正齜著牙,從喉嚨里發出沉悶的吼聲。它后腿使勁地抖著地,頭壓低著,目光直射向我那已被咬傷的小腿。瞧那怒視的眼光,正閃著兇狠的光,那光足以照亮當時的一隅陣地。   
     “這死東西!”我不顧疼痛,趁它不注意,猛地一鋤甩過去。我倒是感覺軟軟的——因為它實在是太肥了——可那狗卻不得了了,頓時狂吼大叫,朝我瘋狂地猛撲過來,我順手又是一鋤揪過去,只聽見“砰”的一聲響,那狗又后退了幾步。那狗用爪搔搔腦袋后,又是怒視著,齜牙狂吼著,但它畢竟已經嘗到了痛的滋味,不敢再接近了。一會兒,它只好委屈地夾著尾巴瘋狂地叫著逃跑了。   
    “看樣子那家伙是回去向主人搖尾求救去了,”我邊走邊想,心理煞是氣憤,“這死狗,連熟人都咬!”  
    果然不出我所料,還沒走幾步,暮色中吹來的涼風中夾雜著村長夫人的破口大罵聲。“別理她,富貴人家是惹不起的。”我也并不感到恐懼,因為她并不知道是我打了她家的哈巴狗。不過在剛聽到那尖利的罵聲時,也還是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忍著腿部的劇痛一瘸一拐地走著。一路上我也想了許多,一直在思考著我與那條狗間的對錯。 
    終于挨到了家。一進門,妻便詫異一聲:“你的腿怎么了?”   
    “還不是村長家的那條狗干的好事!”我狠狠地答道。 
    妻邊拿來燒酒給我涂上,邊罵道:“那臭東西,前幾天縣里不是打狗么,怎么就偏偏沒打死呢,這又來害人了!”   
    “不是么,那可真是個害人精!”這時一耳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原來是水大媽來了。水大媽已做了近十年的寡婦了,沒有兒子,女兒的條件也不是很好,現在生活很是清苦。她本是個瘸子,一倒一歪地走進了門。 
    還沒放下拐杖,她急忙道:“你們說昨日里啊,我正在曬苞谷。忽然聽到身后有雞在慘叫,我一看,哎呀,原來是那條該死的黑狗!我忙拾起一塊石頭向它扔去,可那狗不但沒被嚇著,反而更兇了。最后我也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它把我的老伴兒(她指的正是那只雞)給……”水大媽嗚咽了,用那雙老手擦拭著無奈的淚水。   
    “就是,那該死的家伙,這不,又把我男人給咬了一大口,可狠毒著哩!”妻忙附和道。  
    “怎么啦,和狗過不去啊。”正這時,突然村長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他登門上來,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哦,不不不,不是,”我忙把褲腳腿放下去解釋道。“我們是在說你家的狗真有福氣,命好,能碰上你這樣好的主人,而且又是個守賊的能手,好狗,好狗!”
    村長的臉立刻由陰轉晴,交代叫我今晚去村委會開會便趕緊走了。這時我們才送了一口氣……
    可過了幾天 ,忽然看見那狗的嘴角受了傷,紅腫著,我心中暗暗高興,這是應得的報應啊。只是走過村長家門前時,只見村長夫人老用眼瞪著我。
    再過幾天,又見那狗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了,我心中又暗暗高興:活該啊,這才好呢!真是老天有眼!
    又過了幾天,突然聽說那條狗死了!而且死得很慘!這時,我的身后又有了村長夫人的大罵聲……哎呀,這下我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可又只能強忍著,任憑她在身后指桑罵桑,誰叫咱窮呢。
    我只是徑直往自家方向走去。路過水大媽的家門口時,卻從里面傳出不止一個女人的聲音,似乎還很熱鬧。奇怪,難道她女兒今兒回來了?我滿心疑惑地敲開門進去,啊,原來是妻正與水大媽為整了那條狗而舉杯共慶呢!我只覺腦翁一響,暈倒在地……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青海快3 河北20选5复式中奖 排列五走势图500 期 福彩3d奖金计算方法 甘肃高频11选五一定牛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快乐飞艇能不能破解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号码 江西十一选五分布图 北京快3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