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廈門印象--永定土樓

廈門印象--永定土樓

論文查重   作者:楊梓   時間:2017-11-02    閱讀:


作者簡介:楊梓(1991-),男,漢族,云南個舊人,云南師范大學云南華文、國際漢語教育學院,漢語國際教育在讀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對外漢語教學;教師教育發展;留學生管理。
 
廈門印象--永定土樓
文/楊梓
永定土樓地處福建省龍巖市,距離廈門市區約有兩個多小時的路程。途中會經過漳州市。
永定土樓建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全樓直徑73米,走廊周長229.3米,高11.4米。全樓共計400個房間,稱謂“土樓王”。建筑形式為圓中圓,圈套圈共有三層。歷經滄桑已三百多年了,鼎盛時期住有800多人。郵電部曾發行過一組中國民居系列郵票,其中一幀郵票就選用了永定土樓的承啟樓。
客家人是漢族中的一支重要民系,族祖系中原人,因戰亂和災害曾有五次較大規模的南遷,一部份輾轉到了福建,即為今日的客家族。幾百年前遷移到福建的中原人在這片陌生荒蠻的土地上安住下來,為了防御山野里的猛獸及未知的外來侵襲,客家人的先祖們創想出就地取黃土夯筑成一層層土墻為外延,高十多米的圓形土樓。碩大的圓形土樓只有一個出入大門若有外部的侵襲,大門一關,萬夫難開了?芍^固若金湯。
一座土樓的構建完成要歷經幾輩人的心力、體力及財力,才能將其完善。一座土樓大抵就是一個家族,一個姓氏,也是一個小王國。幾百人同住一個房檐下,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婚喪嫁娶子孫皆同一根系。
實見到稱為“土樓王”的承啟樓時并沒有視覺上的沖擊感,土樓被如今竭力的推崇是肯定它的建筑的碩大體積,留存的時久性及尚存的稀少性吧。就于它本身的文化蘊含的價值并沒有更多的深掘和承載。至于在建筑史上對其它建筑風格,意識的影響和借鑒甚微。畢竟它的奇特性主要是為其特殊的生存環境而創建的,局限性已定格。
土樓,太圓了,太緊固了。一層一層地往內圈,連窗戶都吝惜地只開幾個孔。在樓內環轉了一半后不由地想到,終年生活在圓房里的人,該是靜悶的,也是循規守紀的。圓房外看體積很大,然而內徑相互之間的距離太急促了。400間房一間緊挨著一間,靜夜里兩戶之間的呼吸都聞于咫尺之間,一間間少有窗口的屋子疊加上山區濕悶的氣候條件,讓整個屋檐下顯得更加晦濕。很難想象如此緊箍的屋子里還會傳出爽朗的笑聲,會坦露出明艷的笑臉。
不是屋子里的人不想,而是屋子的狹促使他們不能。太近了,太緊密了。人的生活環境能影響人的性格底色。大雜居,小聚居,貌似箍在一起顯得很安全,其實反倒折射出人性深處的極度不安全感。出于動物的本性,在感到自身無力獨立面對外界時,便緊緊地圍在一起用共同的不安來消融個體的不安。
任何事物一旦形成它固有的堅固的文化特性后而固守之,那它終要面臨衰退。進化的事物都是開放式的,那才具有生命的鮮活性。如此緊促生活環境讓人緊閉自己真實的內心,人的本性終將會陰郁,晦澀,漠然。一切皆因,太近了。不安感更強烈,距離即是空間,人與人之間更需適當的相距,太近太緊會失去陽光的照射,大風的吹拂。而鮮有呼吸的天際終讓一切窒息,枯萎,失神。土樓圓屋的建造者的終其愿望是守住,然而世間萬物的規律則是逐漸演變配合著突進。
民居建筑大江南北風格迥異,私以為更喜歡徽派建筑,那份灰墻黛瓦的起伏曲線,傍于荷塘盈映,竹海綠浪,阡陌交錯似一幅幅丹青水墨畫,讓人心清神朗。
(作者單位:云南師范大學 國際漢語教育學院)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疯狂飞艇网 河南22选5计划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码 江西11选5赢钱技巧 亿潮智投 浙江11选5推荐号 手机大乐透app下载 四维图新股票行情今天 上海快三28期开奖结果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