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短篇小說 > 史愛平:高高的大煙筒

史愛平:高高的大煙筒

論文查重   作者:史愛平   時間:2017-09-10    閱讀:


這些年北方的城市,最明顯的就是已不見了一座座如高射炮般的大煙筒。冬天,這些大煙筒曾冒著濃煙潑墨般的將城市籠罩──這是北方城市取暖的象征,如今這已成了記憶。
  但在N城,還可見到個別大煙筒還未來得及扒掉,集中供熱的好處在這些個別地方還未能實現。不是市長們不想扒,而是困難重重。
  N城的N學校是一座職業技術學校,你可見到一個極高的大煙筒矗立在校園里,還有一座極為破舊的鍋爐房,每年繼續冒著濃煙維持著供暖。
  負責城區改造的劉副市長曾多次來這里,總是拿不出有效改造方案。不是誰笨,一看就明白,學校處在城郊結合處,被一大片棚戶區包圍,還有工廠、倉庫、教堂、煤場等等挨著擠著。也就是說,要扒掉鍋爐和煙筒把集中供熱管線通過來,必須依賴于這一地區的整體改造。
  李校長這回有點忍不住,他打電話向劉副市長請求能否再批點錢修修鍋爐,因為設備太老了,怕今冬堅持不下來。劉副市長回話說,再堅持堅持,啊。
  李校長沒再爭,他想,把老任請回來,只要老任回來,他就放心了。
  老任何許人也?一個老高級技師,懷揣絕技,沒有整不了的設備。但老任年前退休去了南方,也不知能否回來。
  再說這老任,退休后就到了廣東。他兒子兒媳在東莞的一家公司上班,讓他來幫著看家。剛開始挺新鮮,時間一長,老任又想回N城——和兒子說不到一起,雖然老伴早已去世,但回N城畢竟還能找到說話的人,慢慢地,竟有度日如年的感覺。這樣一天天地挨下去,老任整天茶飯不思,精神委頓。兒子沒辦法,只好由他返回N城。
  李校長得知老任回來后,專門擺了飯局,請老任一個人赴宴。老任不善喝酒,但和李校長卻多喝了幾盅。他也納悶,這是多大的面子!看一個鍋爐房,這么點簡單事,還用得著請一頓飯。老任有點受寵若驚,滿口答應下來。
  等清醒了,老任覺得不對勁,心想,我得去看看。學校的鍋爐房在食堂后面,一個大院子,一圈磚墻,一個很高的大煙筒,一個矮趴趴的鍋爐房,鍋爐房里東西兩側各有一臺如同怪獸般的老式大鍋爐。滿院子堆著煤和爐渣。一圈下來,老任的皮鞋粘了不少灰。
  老任開始后悔了,他覺得不該那么輕易地答應李校長。酒后失言啊。
  老任給李校長打電話,李校長問何事。老任說,我想請你一桌,你要來啊。李校長說,不必不必。老任說,我真想請你一桌。李校長說,那就更不必了。老任說,我有要緊話跟你說。李校長說,那你說吧。老任著了急,說,我要找你。然后就關了話機。
  在校長辦公室,老任和李校長見面。老任說,我看了鍋爐,太破了,不敢接呀!李校長說,去年就這樣,也過來了。今年我把你請來就是再堅持最后一年,你無論如何幫這個忙。老任說,我不是不幫忙,這樣吧,咱們簽個合同,我只管三個月。李校長說,供暖是半年,三個月后怎么辦?老任說,三個月后再說。李校長無奈,只能同意。
  雖說老任懷揣金剛鉆,但如此之破的鍋爐老任也不得不皺眉頭。帶病運行多年,高溫高壓狀態下,風險太大了。當然李校長付給老任的報酬不低,到底多少,只有老任自己知道。
  老任開始干了。沒白沒黑,把鍋爐的毛病總算控制住,三個月期間,始終保證了學校正常供暖。老任這兩下子讓李校長頗為滿意。所以當老任提出要走時,李校長說你不能走。李校長抓住老任的手說,我給你的工錢可以吧。老任說,我不是為錢,我是幫你,聽清了吧。
  老任還是想走。不過走之前他想多看兩眼。雖然只三個月時間,可付出了多少汗水和精力啊。他看著煤堆、高高的煙筒、一條條因拉煤踩出來的小路,他每天就沿著這樣的小路鉆進黑洞洞的鍋爐房里,和那些鍋爐工、清煤渣的女工們一起工作。那些被他擰過的螺栓、擦過的管道、調整過的一個個關鍵部件,都記憶猶新地在他腦海中閃過。他要去見鍋爐房領工老韓,一個粗聲粗氣大臉膛的中年漢子。他對老韓的評價是又好又壞。好,是他肯吃苦,有技術,整修鍋爐時,他鉆進密不透風的爐膛內光著膀子一干一天,冷熱都不怕。所以這次走,老任覺得放心,因為老韓已經掌握了他的工作要領,只要按照這些要領干,就能拿下這個冬天。壞,是說這人有點鬼迷鬼樣,不知道老琢磨啥,最大的毛病是管不住自己,見著女人手腳不老實。鍋爐房的幾個清渣女工為解渴誤喝過他倒了某種藥粉的水,只要喝下這種水人馬上睡著,老韓就趁這個工夫,抱起這些女工在黑洞洞的角落里打滾,而且原則是不脫褲子。事后清醒女工們都罵他。他說,我又沒脫褲子,你怕什么。而且還給補償,每次100元。女工們就拉倒了。
  在值班室沒見著老韓,他就直奔女工室。女工室挨著一個大鍋爐。在這個鍋爐旁有個人站著,老任看清是老韓,正在那穿油漬麻花的工裝。老韓是來接班的,見老任來,問,你不是來監視我吧?我可沒干那事。老任說,你愿干啥就干啥。我可是有話對你說,我要走了。老韓說,你要走就走吧。老任覺得老韓沒聽懂,說,我是說我的合同期到了,從今天起就離開這里。老韓說,老任你真麻煩,你當我是傻子。你離不離開關我個屁事。老任便不再說什么,扭身出了鍋爐房。忽然覺得有人跟在后面,猛回頭,見是清煤渣的一位姓陳的女工。陳女工向他擺手,他不明白,問有事嗎?陳女工說,聽說你要走,我想跟你說點話。老任就想,消息真快啊,都知道了。他知道陳女工是個能干的人,而且老任覺得有些蹊蹺的是,他每次來這里,只要陳女工在,總是不離他的左右。每次他干活兒,陳女工都會給他遞個扳子、螺絲刀什么的。他爬到房頂擰閥門,陳女工會在下面為他扶梯子。最難忘的是那回處理爐膛竄火,他全身冒煙起火,幸虧陳女工一盆水潑過來,讓他免遭一難。
  等陳女工說完,老任明白了。原來陳女工是要他去找李校長要工錢。陳女工對老任說,李校長去年欠的工錢還未兌現,今年的工錢至今也只給了一半,如果你走,就更沒辦法要了。因為今年的工時記錄只有老任清楚,所以女工們都希望老任不要走,在女工的眼里,李校長和騙子也差不到哪里去。陳女工說,你老任單身一個,走到哪里不都一樣嗎?再堅持幾個月,幫她把工錢要回來吧。
  老任一時愣住,不知為何就從兜里掏出一疊錢,數數有500元,遞給陳女工說,知道你困難,這點錢是我的一點意思,你先用吧。陳女工說,不用不用,我沒家沒口的,一個人吃飽全吃飽,謝謝啦。說這話時,陳女工的眼睛根本沒看老任手中的錢,卻一直落在老任那張老臉上,直把老任盯得一頭霧水。
  老任回去便琢磨,決定不走了。為此李校長十分高興,而且還答應老任的請求,給女工們解決了部分工錢。
  N校的大煙筒繼續冒著濃煙,鍋爐房的鼓風機也繼續隆隆響著。
  發現爐壓升高、電流加大、水溫上不去的毛病是在這天晚上。老任以為是管道跑了水,披上大衣帶著燈具沿學校的供暖溝巡視。忽然,在西墻外隱蔽處發現一處新開的溝,溝內有一條新鋪的管線接在了學校供暖主管道上。溝還沒有來得及填埋,只有零星的預制板搭在上面。
  老任頓時明白,這是有人偷接管線,便趕緊給李校長打電話。李校長回答說這個事情他知道,你們不要管了。老任問為什么,李校長說這是劉副市長來電話讓辦的事,是倉儲中心接的,隔一堵墻,都是鄰居,人家今年需要點暖氣,再說劉副市長出面說話我們能駁面子嗎?
  老任說,你是要暖氣,還是要面子?
  李校長說,你說呢?當然暖氣是最重要的。
  老任說,那好吧,便關上話機回了鍋爐房。這時的水溫顯示一點都沒上來,而放汽閥卻不斷地發出危險的尖叫。老任把老韓叫回來,一起拿上工具去西墻外。在那里,兩人切斷了倉儲中心的管線。而這一天正趕上強降溫。
  大雪飄落,寒風凜冽。西墻外的倉儲中心斷了暖氣,其中那些專門儲運南方來的花卉和活海鮮的倉庫受到了致命打擊,大批花卉開始朽蔫,鮮活亂跳的海魚海蝦忍受不了低溫結冰而成批被凍死。倉儲中心的老板報了警。警方馬上過來調集監控錄像,可一點用沒有,西墻外整個一個死角。
  警方再到鍋爐房詢問,找到老韓,老韓馬上就交代了。老任和老韓都被帶走,兩三天沒放回。學校沒了老任和老韓,鍋爐房停了──沒人敢接手燒學校的破鍋爐,整個學校凍成一片,全校師生極為憤怒,紛紛到市里反映投訴,市里沒辦法,只好把老任和老韓放回來。
  N校的大煙筒又重新開始冒煙了。被老任切掉的倉儲中心的供暖管又重新被接上。不是老任接的,而是倉儲中心的老板親自帶人光天化日之下接上的。倉儲中心的老板理直氣壯,既然給我們造成了損失,你們就拿供暖來賠償我們。
  人們都說李校長吃了個蒼蠅,可李校長不這樣認為。他甚至遷怒于老任,認為老任讓他在全校師生面前丟了臉,失了信譽。他對老任說,你不要再拿什么危險這類的話做借口,一天到晚跟我說什么這不行那不行的,如果什么都行,我還找你老任干什么?你們要想盡一切辦法確保供暖,再說這么多年都沒有出過事,怎么到你老任這里就不行了呢?
  老任是有口難言,里外不是人,上街怕倉儲中心的人揍他,出鍋爐房又怕見熟人受到指點。而且老韓也開始懷疑他,經常說話帶刺,讓他好不難堪。
  鍋爐是越來越難燒了,放汽閥經常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大煙筒的煙也由原來的白色變成了濃濃的黑色,像噴出的層層霧障,把N校和周邊地區統統籠罩。學校操場上活動的學生不少都戴上了大口罩,猛一看,還以為是戴著防毒面具。
  老任自己也被熏成了個黑人,臉黑,手黑,身上更黑。連他自己也開始懷疑自己。他的臉部神經已經被火烤得麻痹了,說話的語氣也由原來的命令式變成了商量式。但是盡管老任使出了渾身解數,不過是杯水車薪。后來連鍋爐本身都開始發生顫抖。想一想吧,鍋爐能燒到發出顫抖,該是一種多么可怕的景象。
  老任受不了,他跑到李校長辦公室,請求再次將倉儲中心的管線切掉。李校長端著茶杯,手扶著眼鏡說,你是想鬧事?學生鬧事,倉儲中心鬧事,你覺得還不過癮是吧?我告訴你,你必須保供暖,保溫度。你還要降溫,意見也許對,但老師不答應,學生不答應。我告訴你,一度都不許降。往年沒有降,今年更不許降。
  老任的心涼了,連降溫都不行,這最后一條路都堵死了。
  老任不甘心,合計著,問題出在倉儲中心,必須切掉這個毒瘤才行。校長不干,我就去找劉副市長,總不能都不管吧。
  市政府大院的門衛這一天早晨迎來了一位老人。天很冷,這位老人卻不戴帽子,面色急促,說是要見劉副市長,這就是老任。老任主動將自己的身份證遞給門衛看。門衛很客氣,說劉副市長正開會,你有什么事我們可以轉達。老任便將N校鍋爐非常危險,須趕快切掉倉儲中心的管線,需要劉副市長急速解決一事詳細陳述一遍。門衛說,好吧,你稍等,我給你聯系。電話打到秘書處,秘書處說,劉副市長這會兒沒時間接待,不就是一條管線么,讓學校自己處理一下不就完了么。電話撂了。門衛對老任說,對不起,只能這樣了,我已經給你聯系完了。
  老任往回走的時候,雙腳沉得拉不開步子。
  而此時學校的鍋爐房里,老韓正冒著汗調整著放汽閥。他剛開始也覺得危險,但前天是這樣,昨天是這樣,今天還是這樣,天天都是這樣,便覺得老任這人太麻煩,把草繩當作蛇來嚇唬人。再說前些年,我們哪一年不平平安安,你老任一來我們就都得死啊,你個雞巴老任。
  老韓站得高,讓陳女工遞工具,猛然間就跳下來,壓住陳女工并一把抱緊不肯松開。等陳女工回過味猛勁掙脫,給了老韓好幾個嘴巴子。老韓捂著嘴哈哈笑。
  而這一幕正好被返回鍋爐房的老任看到。老任說,正經點吧,鍋爐都要爆了,你還干這個事。老韓認為老任掃了他的興,揮著拳頭向老任喊,你管我個■事。老任說,■事是個什么事我不知道,現在需要干什么事你我都應該知道。老韓說,今天我給你挑明了,你老任簽過合同嗎?老任說,我簽過,但后三個月沒來得及簽。老韓說,什么叫沒來得及簽?你就是沒合同。沒合同,你憑什么管?誰讓你管?你是干什么的呀?老任的臉一下紅了,忽然覺得老韓一點沒說錯,一下子清醒了。是啊,沒簽合同,在這兒瞎管個啥呀!
  就在這個時候,老任突然產生一種恐怖的感覺,再看那熊熊燃燒的鍋爐,這種感覺愈發強烈。這是一種職業感覺,一種直感。他覺得有些來不及了。他聽到放汽閥的吼叫如同地底下傳來的震動。他幾乎是神經質地向老韓喊起來:快;!但老韓卻一巴掌將他打倒,又踹了他一腳說,神經病,滾你媽蛋吧!老任爬起來,給李校長掛電話,連掛了十次,不接。
  老任便跑了出去,在校園里逢人便喊快跑啊,嘴里還不斷說著如何如何危險。人們都以為老任瘋了,而老任卻以為人們還沒聽懂。他讓傳達室通知所有師生都趕快撤離。傳達室認出他的人說,這不是讓警方抓走的老任么,這人有毛病,不輕!
  鍋爐房的大煙筒現在已經不是冒煙了,可以看到有火焰般紅紅的霧氣在大量噴出。鍋爐房內的老韓不但沒;,反而還在繼續加煤。
  這時的老任又跑了回來,他覺得不能把陳女工丟在這里,便沖向女工室找陳女工。陳女工愿意和老任走,兩人就一塊兒跑了出來。
  隨后不到5分鐘,鍋爐果然發生了爆炸。一個火球沖上了高空,落入西墻外倉儲中心的一間化學品倉庫。伴隨雷一樣的巨響,發生連環性大爆炸;鸸鉀_天,卷起濃煙如云浪翻滾。挨倉儲中心較近的鍋爐房大煙筒瞬間被炸掉了半截。整個倉儲中心被夷為平地。遠處的教學樓所有窗戶全被震裂震碎。附近不少民房也都受到不同損失。在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N校的學生亂成一團,有哭的,有喊的,有不斷往外跑的。李校長也瘋了,他到處打電話,到處找人,然后就是滿校園亂跑,連皮鞋都跑掉了。
  N市的市長們也亂了套,從來沒出過這種情況。劉副市長急得如火上澆油,頭一個會沒開完現在又變成緊急會,他嘶啞著嗓子說,任何事故事前都有征候,難道我們就沒掌握N校事前一點信息嗎?底下人說,今天早上N校來過一個老頭兒要見你,說鍋爐危險。劉副市長說,那為什么不讓他來見我?底下人說,讓門衛給支走了。劉副市長聽到這兒,會不開了,下樓直奔門衛問話。門衛說,已經通過秘書處聯系過你。劉副市長就找秘書處,秘書處的領導說,已通知秘書了,說你正在講話,不能打擾。劉副市長說,放屁!全是放屁!
  很快,爆炸消息成為各大新聞媒體的熱播,消息的末尾說,傷亡人數,現在還不詳。
  再說老任和陳女工跑到了一處高地,在爆炸的瞬間,居高臨下,目睹了這一慘景。陳女工嚇得直哆嗦,流著淚說,好可怕。又抓著老任的手說,任師傅,你救了我啊。老任已是滿面淚痕,兩個人愣愣地站在那里好半天,陳女工才拉了拉老任的手,說聲任師傅,我跟你走行嗎。老任看了看陳女工,點點頭說,咱們走吧。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2号上证指数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一彩乐乐 黑龙江体彩11选五遗漏 今天上海快三结果 江苏快三遗漏一定牛 短线股票选择 上海11选5任3最长遗漏 现在最正规的娱乐平台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山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