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研究 > 論白族詩歌的產生發展

論白族詩歌的產生發展

論文查重   作者:劉聰   時間:2017-09-29    閱讀:



論白族詩歌的產生發展
劉聰  云南文獻研究院
摘要:白族民間詩歌豐富多彩,內涵深厚,歷史悠久,是祖國藝苑中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是華夏民族文藝的母體藝術之中的一分子。本文對白族民間詩歌的產生發展作簡要分析,旨在為白族民間文學研究提供必要的借鑒。
關鍵詞:白族;民間;詩歌;白族調
白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白族地區被譽為“詩歌王國”,這里蘊藏著豐富而美妙、生動的民間詩歌——白族調,他是白族人民在勞動、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糧,是當地群眾喜聞樂見的一種藝術形式。
新中國成立以后,黨和政府高度重視民族民間的文化藝術,文化藝術部門承擔起搶救、研究民族民間藝術的重任,廣泛深入到白族的村寨,發掘、搜集、整理了無數白族民間詩歌,并將之編印成集,給祖國文藝寶庫又增添了一筆珍貴的財富。
白族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與文化的民族,遠在新石器時期,白族先民就生息繁衍在云南省中部偏西的洱海周圍(現在的大理白族自治州)。在中華民族共同發展的歷史長河中,白族先民辛勤開拓在祖國西南邊陲的這塊寶地上。公元前211年,大理地區正式納入了秦王朝大一統的封建國家。西漢即在此設置了郡縣。公元10-13世紀,以白族為主體在云南建立了大理國。白族在其形成和發展的過程中,親仁善鄰,廣泛吸收華夏主體民族以及其他民族的先進文化,以此豐富和發展具有本民族特點的文化,即宋朝時的大理國的文化繼承和發展了唐朝時的南詔文化,而南詔文化主要緣于晉南北朝的爨文化,爨文化則繼承著滇文化,滇文化則是受到周秦時期蜀文化一定的影響。追溯白族文化吸收漢文化影響的歷史,就可以把白族民間詩歌(白族調)起源的問題與中原詩歌在古代的形態聯系起來研究,即可弄清白族民間詩歌的起源問題了。首先簡單地考察一下中原詩歌的產生。相傳最早的一些民歌,如《彈歌》、《伊耆氏蠟辭》等,都為后人所追記;因為這些民歌產生時尚未有文字。周代的《詩經》是我國歷史上第一部記載民歌的總集。在漢朝專設了“樂府”,負責搜集、整理民歌。而且此舉還沿用到魏、晉、六朝,因而當時的許多民間詩歌才得到記錄和傳誦。
到唐代以后,民間詩歌的搜集工作更受到文人的注重,因而才給后人留下了唐代的山歌,五代、宋朝的吳歌;明、清以后除東南地區的吳歌、西南地區的山歌外,尚流行有南方的粵歌和北方的秧歌。隨著工商業的發展,古代城市的逐步形成及繁榮,反映城市民眾生活、思想、感情的俗曲、時調一一已成詩行的小曲、小調亦漸漸興起,除了吟唱外,文人們還將之輯錄成冊。
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一文中說:“詩歌起于勞動和宗教。”此觀點經專家們稽考論證,已無庸置疑。起初,在原始的勞動中,人們為了協調生產勞動的動作節奏并鼓舞生產情緒所發出的聲音——互相應和的呼聲,于是就產生了無字的歌,當時歌與勞動并未分離,而是在勞動時為了達到一定的效力。后來,人們把實際的內容加進了勞動的呼聲之中,漸漸地便發展成為了一種口頭傳誦的民間詩歌。從此,詩歌這種藝術開始從單一的勞動轉向了更為復雜的生活、思想、感情以及宗教方面。概言之,原始詩歌和所有觀念形態的共同根源就是勞動,是人民的勞動實踐。如《呂氏春秋·占樂篇》里記載的:“昔葛天氏之樂,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闋”,就說明了詩歌怎樣從勞動這一母體中所孕育產生的。隨著人類和人類社會的發展,隨著觀念形態之日趨復雜化,原始詩歌這一最早的根源自然是越來越間接地以人類活動和關系的新生形式表現了出來。其本質和內容即是人從勞動實踐中得來的認識、情感、情緒和思想的一種形式。而且人處在群體之中自然有交際的要求,有吐露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的要求,有宗教愿望的要求,詩歌就是從這種要求中逐步完善起來的。
白族作為中華民族的一部分,白族文化與中原漢族文化一脈相承,那么白族民間詩歌與中原原始詩歌同出一轍也是無可非議的。白族人民也是一方面要在勞動中“用歌吟以自娛,借它忘卻勞苦”;另一方面,即以“發揮自己的心意和感情,并偕有自然的韻調”;又因原始人對自然現象的變異和威力十分敬畏、“于是歌頌其威靈,贊嘆其功烈”。白族的《創世紀》、《放羊歌》和漢武帝時《行人歌》等,雖然歷經了歷史長河的淘洗,但其伴隨著勞動而歌之原始意圖至今依然保存著。還有白族民間詩歌與巫覡跳神也有一些聯系,因為覡子巫女們深知詩歌在白族地區有比較廣泛的群眾基礎,加之當時的人們尚處在不能認識自然界的一些奧秘的時期,人們在冥冥之中認為鬼神乃是主宰萬物和人的吉兇禍福,生老病死的。于是覡子巫女們就千方百計的利用民間詩歌宣揚自己的那套封建思想。由此可見,白族民間詩歌是源于勞動,始于巫覡,它的形成與發展已近兩千年的時間,可以說它源于秦漢時期,發展于唐宋,完善于明清,鼎盛于新中國以后。
多數研究白族文化藝術的著作,幾乎都涉及白族民間詩歌(白族調)。的確,富有詩意的對歌唱調在白族中間,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種形式和內容。在大部分白族地區,男女老少,人人都會吟唱白族調,多數人能出口成詩,即興創作。無論是喜怒哀樂、紅白二事或在村莊、在田野、在山嶺、在集會的地方,到處飄揚著嘹亮的歌聲;縈繞著詩的韻致,此起彼落,你唱我和,這種民間詩歌無不貫穿于他們生活的各方面,使白族人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呈現出一種獨有的情趣。男女相逢之時,她們用白族調表達彼此傾慕之情;在愛人久別重逢之際,她們用詩歌白曲表達相思之意;在離別之時,便用曲調來道離情別緒。如:“月到十五它才圓,小妹情深常掛牽,小妹模樣如花艷,蜂飛花上邊。蜜蜂它為采花來,我為小妹到這邊,小妹你心牽我心,月圓心不圓”。(《常掛牽》)還有在逢年過節、婚喜之夜、民俗節日或農事活動等時候都是白族民間對歌唱調、吐露詩才的絕好機會,她們往往徹夜不眠,通宵達旦展露各自的歌才。就是男女間選擇對象,都用對調子作為媒介。一個不會吟唱詩歌的人,就會失去許多社會活動的機會,生活亦將顯得平乏無趣。
白族人還流傳著一種“三齋不如一曲”之習俗,形成了每年農歷三月三到九月九兩季的時間集中起來進行對歌唱調活動,這段時間內有三月街、繞山靈、火把節、石寶山歌會以及本主會等白族節日。白族民間詩歌的題材極為廣泛,它從多側面反映出各個時期人民的生活、勞動、思想、意志和要求。它即是社會生活的一面明鏡,亦乃為歷史進程之記錄。
從白族先人們遺留的拓荒創世紀的敘事詩中,我們窺探到了白族先民對五彩繽紛的世界及萬物的起源,賦予了多么美好的想象。他們對前的許多現實問題,雖然不能以科學方法解答,但是卻能將之引向美好的神話世界里。
在舊的詩歌中,還有反映封建社會家庭關系的,因為封建社會里的以家長權力超乎一切的家庭統治,表面看,維持著好像是一種統一的、敦睦的家庭關系,實質上卻是以宗教和愚昧掩蓋著的極為虛偽的關系,其內部包藏著復雜的裂縫和矛盾。這種矛盾通過婦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即可窺見一斑。流傳在劍川縣的“青姑娘”詩歌就是反映白族人民對不合理制度的反抗精神,深刻地暴露了在封建舊禮教壓迫下婦女悲慘的命運。如:“天上云從地上起,年紀輕輕就出嫁,天下狠毒的人呀!算我婆婆狠!”“青姑娘”碰上狠心的婆婆如見豺狼,開始過著凄苦的生活:“南階臺??北階臺躲,北階臺挨打南階臺讓!”最后到了詩歌中訴述的:“寒霜未下雪已來,雨打風吹受熬煎,提起狠心婆婆呀!可憐我有話說不出;想起呀!想起我的苦!跳河還舒服”。這就是處在封建時期白族婦女的血與淚地訴說以至結束自己寶貴生命來對封建婚姻制度的抗爭,“青姑娘”的死得到了人們的同情,如:“長青樹,樹長青,長青樹長在泉水邊,花兒開在樹枝上,花影留井邊。”這貼切地比喻,深切表達了“青姑娘”象長青樹一樣,活在了人們的心間。
反映階級關系各個方面的白族民間詩歌還很多,如《抓兵調》、《鴻雁帶書》、《出門調》等等!冻鲩T調》從被逼、離鄉、冤情、妻怨、夫淚五個方面講述了劍川木匠出門的苦情。在封建統治者的殘酷剝削壓迫下,農民靠種田遠遠不能自給自足,只好背井離鄉,浪跡天涯,行千里路、吃千家飯,在異鄉做工謀生。以前流傳著兩句民謠:“麗江粑粑鶴慶酒,劍川木匠到處有。”男人出門在外,世事艱難,到處受剝削、壓迫,到頭來還是無法解決饑餓和困苦,更難以湊足錢糧返鄉。這樣,家庭重擔就全部壓在了妻子頭上,給婦女帶來了難以忍受的萬般辛酸,千重痛苦!冻鲩T調》即以此內容深刻揭露了封建統治者的丑惡嘴臉,控訴了舊社會的黑暗,它代表著白族人民的悲鳴。
白族民間仍保留著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可以即興創作詩歌。而且它還具有群眾性和普遍性的兩個特征。雖然這兩個特征的存在因素頗為復雜,但是其中有個主要因素,對我們研究白族民間詩歌的承傳關系,會起到關鍵性的作用。由于缺乏文字,大量的民間詩歌就無法以準確的符號記錄下來,這就給民間濤歌的承傳帶來了很大困難,雖然說元明時期曾利用漢字記白音的方法記錄過部分民間詩歌,如《詞記山花·詠蒼洱境》詩碑等,然而這在白族浩瀚的詩海歌山之中只是幾朵浪花,遠遠滿足不了白族人民對精神食糧的渴求。這樣就逼迫著他們要自己創作而后傳給后人。隨著生產生活以至交際等各方面的需要,隨著參與者的日趨增多,人們對它的興趣亦日益濃厚。通過這樣長時期的創作活動,逐漸養成了以歌代言,以詩抒情的習慣;同時還培養了許多人即興創作的本領。
因為作為精神上高度發展了的人類,不但需要物質生活方面的滿足,同時,更離不開精神文娛生活。人的感情是豐富而復雜的,生活和勞動也是曲折而艱辛的,因此內心充滿著辛酸與歡快,而表達這種感情的極佳方式就是歌舞,特別是節奏分明的詩的語言曲調,正所謂:“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
根據以上推論,即得出了白族民間詩歌的群眾性和普遍性質特征,以及多數人能夠即興創作的根源。
參考文獻:
[1]劉紅.白族民間文學的道教色彩[J].大理學院學報(社會科學),2006(07).
[2]杜成輝,胡玉萍.南詔文學成就簡評[J].大理學院學報,2007(03).
[3]王建華.白族民間長詩《青姑娘》的社會學解讀[J].大理學院學報,2007(11).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今日股票推荐股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2019香港三肖期期中 体育彩票幸运赛车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号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组 极速赛车公式大全图解 上海快3开奖l结果和值 河北20选五的走势图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