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研究 > 論《嘉莉妹妹》中人物的道德掙扎

論《嘉莉妹妹》中人物的道德掙扎

論文查重   作者:江永梅   時間:2017-09-29    閱讀:


(江南大學 校級大學生創新訓練計劃項目;項目名稱:世紀之交美國作家對商業文化的書寫;項目編號:2016421Y)
 
論《嘉莉妹妹》中人物的道德掙扎
江永梅  江南大學
 
摘要: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商業化進一步發展,消費主義萌生并滋長。西塞羅·德萊賽的小說《嘉莉妹妹》為我們呈現了那個時代大城市芝加哥的“浮世繪”,小說女主人公的個人經歷不僅見證了消費主義的美國社會,也充分表現出其道德觀念在大城市的沉浮中不斷改變的過程,而這一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人物內心由掙扎煩擾到最后的坦然麻木正反映了其道德墮落的不可避免。本文將以道德為中心,結合時代背景,討論主要人物嘉莉妹妹的道德掙扎。
關鍵詞:芝加哥;消費主義;德萊賽;道德觀

 

一、背景
(一)芝加哥
故事的主體發生在芝加哥,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城市。伴隨著工業化的巨輪,芝加哥無論是城市化、人口、還是商業水平均已走在美國乃至世界前列,是當之無愧的大都市。
巨大的城市意味著更多的機會,于是嘉莉妹妹一般的年輕人也帶著希望和憧憬涌入芝加哥。正如故事的開頭,嘉莉的姐夫漢生所說,“這是個大城市,你幾天內就能找到事做,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P9)[1]
但是巨大的機會里也掩藏著巨大的誘惑,大城市的豐富的物質帶給嘉莉的震撼和刺激也非同一般,芝加哥就像是有著無限可能的汪洋大海。初出茅廬的嘉莉在面對這一切的同時,稍不留神就可能墜入物欲的海洋。
(二)消費主義盛行
消費構成城市生活的核心。[2]城市里日新月異的商品、琳瑯滿目的服裝、精致奢華的飯店和絢麗的燈光都在向消費者招手,時尚便利的都市生活是建立在日常消費的基礎上的。而商業化在滿足人們物質需求的同時也刺激了更多地欲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們沉溺于名利和享受之中,貪婪的欲望被無限地放大。于是消費主義悄然興起,美國人最初勤儉樸素的清教主義被物質主義所取代,追求光鮮亮麗、追求時尚成為主流。[3]而這里更多的是炫耀式消費,時髦的衣著、豪華的宅院不僅是物質需求,更成為了身份和品位的象征。
消費促成了社會的階級分化。美國經濟學家凡布倫(Veblen) 指出: 不同的社會群體具有不同的消費方式, 消費方式的差異反映具體的社會群體, 消費方式促使社會群體分層。[4]消費能力的不同使得消費這一行為帶有了階級屬性,上層階級的奢侈消費是下層人民完全不敢想的。這一點也展現在故事開頭,剛剛找到一份工作的嘉莉帶著對城市生活的興奮邀請敏妮和姐夫一同去劇院,卻得到他們冷漠的回應,因為對于他們而言,那是上層人士的娛樂行為,完全不屬于他們。城市敞開大門歡迎所有人的到來,卻也在人與人之間建起了隱形的“財富之墻”[5],并用消費能力把他們分門別類。
二、人物的道德掙扎
從整體上看,嘉莉的內心經歷了憧憬、迷茫、掙扎,再到耽于享樂的過程,而對她整個人生起關鍵作用的就在于她掙扎的這一階段,如何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轉變成依靠他人、利用他人的情婦,嘉莉是在不斷地拷問自我和道德掙扎中最后屈從于物質的。
我們可以看到,當杜洛埃第二次遇見嘉莉,并“借給”失業困頓的嘉莉十元鈔票的時候,嘉莉是本能地拒絕的,這說明她的教養和社會經驗告訴她不能不勞而獲,而杜洛埃也明白這一點,他的用意也決不單純,否則也不會讓嘉莉用這些錢去買衣服卻不想辦法為她找一份安身立命的正經工作了,所以他用一個“借”字狡猾的掩蓋了這一行為背后的不妥。嘉莉在收到錢之后依舊忐忑,為自己沒能拒絕感到慚愧,并在第二天將其歸還回去,可見嘉莉的內心在一開始是以道德和理智為主導的。
書中還有一段關于夢境的描述頗有隱喻含義。就在嘉莉走投無路最終投入杜洛埃的懷抱與他同居之后,嘉莉的姐姐敏妮夢見嘉莉奮不顧身地跳進深不見底的煤礦,又忽然之間沉入水中,全然不顧她的呼叫。“就這樣,這些稀奇的夢在她疲倦的頭腦里變化著,一幕又一幕,最后一幕使她哭了起來,因為嘉莉在什么地方從一塊巖石上滑了下去,是她手指沒抓住,她看著她滑了下去。”(P60,61)[6]這些夢的意象都與墜落有關,暗示著嘉莉與姐姐漸行漸遠,已經進入了一個無法回頭的危險境地。
與杜洛埃同居之后的嘉莉雖然過上了物質相對富足的生活,但還會時不時地收到良心拷問。“‘看看你周圍的那些人吧!’這種聲音低聲回答。‘瞧瞧那些正派的人,他們瞧不起你所做的事?纯茨切┱晒媚,一旦她們知道你意志薄弱就會躲開你的,你沒奮斗就倒下了。’”(P69)[7]這時候的嘉莉一邊忍受著道德的譴責一邊羨艷著更加富有的生活條件,可以說,她的道德觀已經在搖擺之中了。
嘉莉的這種狀態是在赫斯渥出現之后改變的。赫斯渥舉止優雅,談吐富有魅力,又對年輕單純的嘉莉頗有好感,這一切都讓嘉莉產生了愛情的錯覺。“她把自己的未來考慮得更實際些,覺得更有出路。赫斯渥是拉她走上榮譽之路的力量。她的力量是相當可信的,他們的近來發展是自由的,并無可恥之感。她不知道赫斯渥還要說些什么,她只想把他的感情當做好東西,從中可得到更美、更慷慨的結果。”(P97)[8]這是一個重要的轉變,嘉莉一方面做著杜洛埃的情婦一方面又背叛他的感情跟赫斯渥私會,卻能認為這樣沒有什么可恥的,說明嘉莉已經不再掙扎,道德在她的心中已經沒有太多的分量了,她看到的更多是欲望。
由此往后,嘉莉心中道德和欲望的天平已發生明顯的傾斜,她因偶然機遇參演話劇獲得成功,于是越來越看不起助她于危難之際的杜洛埃,與赫斯渥謀劃著私奔,以至故事的后來嘉莉因為個人事業的成功而拋棄潦倒的赫斯渥,她的道德觀一步一步地下滑卻不自知。結局的嘉莉聲名大噪,過上了夢寐以求的高級生活卻始終悶悶不樂,因為她在成功的路上放棄了太多重要的東西。
三、德萊賽的道德觀
德萊塞生活在美國都市化的形成期 ,他自己則出生在印第安納州的一個小鎮 , 15歲時他只身來到芝加哥謀生。自身的經歷使他對都市生活的獨特之處與利弊得失有著深刻的認識。[9]德萊賽以冷峻的目光察覺出商業化背景下人們欲望的激增和道德的滑坡形成對應,他指出:“當人們習慣于扔掉一次性商品的時候,也就意味著他們可以扔掉固有的價值,固有的生活方式以及人與人的穩定關系。”[10]
文學家是社會的監督者,總是能敏銳地嗅到道德敗壞的痕跡。德萊賽在美國剛剛步入繁華之時就察覺出了社會的道德弊病,思考道德的含義。為此,他在《嘉莉妹妹》第十章里詳細探討了“道德”這一復雜的概念。“雖然斯賓塞和我們現代的自然主義哲學家們都有過各種分析,我們對道德只有天真的幻想。它不僅僅在于符合一條進化規律。他不僅僅在于符合世上的事物,其意義要深刻得多,比我們所了解的更多。首先要回答心為什么顫抖?然后再解釋憂傷的曲調為什么能傳遍各地,流傳不敗。請說明一下,玫瑰花為什么能不管晴天下雨都能百開不敗,像一盞紅燈。道德的基本原則就是在于這些事物之中。”(P68)[11] 筆者認為德萊賽將道德與人的自然感情以及事物的美麗聯系了起來,強調道德的復雜和深刻。傳統意義上,我們把道德視為人類社會中人們共同遵循的一種行為規范,道德產生于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但在這里,德萊賽卻沒有把道德放到社會環境來看,而是強調人類心靈的共通性,我們都會感動、會悲傷、會欣賞事物的美。所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德萊賽想要表達的道德就近似于這個“理”字。在人類共通的感情中,本就包含了對事物最基礎的判斷,而不是經過對社會關系的分析后得出來的。但同時,如果我們做事只一味地遵從本心而不加思考的話,自私和貪婪在此時就會占據人的內心,因此,道德含有美的成分,它既要符合個人的感情,也要能像玫瑰花一般美妙的事物一樣長盛不衰。

四、反思
在筆者看來,嘉莉妹妹道德失落的原因在于她錯誤的金錢觀。學者瓦爾特ž彭ž邁克爾斯(Walter Benn Michaels)認為德萊賽的一種金錢觀是把金錢視作“一種儲存的力量”因而必須誠實地用以支付,千萬不能當做特權來使用。[12]而這一金錢觀對誠實的要求本身就蘊含了道德的必要性。嘉莉想要得到大城市的富貴和閑適,天真地以為“金錢本身就是權力”,擁有大筆金錢的人就是幸福的人。但那只是金錢在物質上的作用,金錢本身并沒有價值,它只是用來價值交換的工具,而它能夠成為這種特殊工具的基礎就在于交換雙方的誠實。反過來,沒有經過誠實勞動得到的金錢本身就否認了金錢的價值,更不用說給人帶來權力和幸福了。從嘉莉第一次接受杜洛埃的十元鈔票開始,她就否認了金錢的道德價值。
德萊賽通過《嘉莉妹妹》指出消費主義社會對道德的侵蝕,從反方向出發,強調道德的重要性。全文中沒有花太多筆墨來描摹道德高尚的人,而是讓一群無視道德的人相互糾葛,到最后曲終人散只剩下嘉莉金光閃閃的外殼和空洞的內心,由此反襯出道德的價值。德萊賽筆下人物是具有社會代表性的,他們象征的不只是一群人,而是整個社會。從他們的年齡來看,有年輕的嘉莉、青年的杜洛埃還有沉穩老練的赫斯渥;從職業上看,它涵蓋了工廠工人、銷售員、酒店經理、演員等種種社會分工,他們代表著不同的社會經濟階層,也從整體上反映著社會的面貌。
五、結語
《嘉莉妹妹》中人物的道德掙扎是世紀之交美國商業化社會的產物,在大環境上有著時代的印記,但是嘉莉的故事離一百多年后的我們并不遙遠,在中國經濟騰飛的21世紀,我們更是要以此為鑒,加強社會道德的建設,避免嘉莉和赫斯渥的悲劇的發生。
故事中的大城市芝加哥與現今中國的北京、上海很是相似,擁有著數不盡的機會和各種潮流時尚,于是有了許許多多年輕人為了夢想“北漂”,他們的生存狀況也應當引起中國文學家和民眾的關切和思考。
參考文獻:
[1][6][7][8][11]德萊賽;王艷燕,胡鶯譯,嘉莉妹妹[M].北京燕山出版社(1995,5).
[2][9]戴從容. 從德萊塞的 《 嘉莉妹妹 》看都市生活的含義[J].美國文學,2009(02):177-193.
[3]蔣冬麗,《嘉莉妹妹》中的消費文化透視[J].短篇小說,(2012,10)86:87.
[4]趙麗紅,閏桂娥.解析 《 美國悲劇 》中消費主義的社會層化作用[J].西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7)31-34.
[5][10]李霖.《嘉莉妹妹》折射出的消費文化因素 [J].湖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4,6)75:76.
[12]楊金才.從貨幣、勞動與理想的關系看德萊賽的《美國的悲劇》[J].國外文學(季刊),2002(4):87-90.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辽宁辽宁12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牛 顶格申购中签概率 3d100期开机号查询 东方红配资 快乐十分公式计算 东北证券股票行情查 包赢广东快乐十分 股票配资系统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