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鑒賞 > 身份認同與人格平衡 ——超性別視閾下淺析電影《丹麥女孩》

身份認同與人格平衡 ——超性別視閾下淺析電影《丹麥女孩》

論文查重   作者:祁鴻雁   時間:2017-09-28    閱讀:


 
身份認同與人格平衡
——超性別視閾下淺析電影《丹麥女孩》
祁鴻雁  哈爾濱師范大學西語學院
 
摘要:電影《丹麥女孩》講述了男主角埃納爾﹒韋格對自己性別認同的改變,最終爭得妻子的支持,勇敢的接受了變性手術,成為女人莉莉的故事。影片著重地描寫了莉莉與格爾達兩個女孩的情感矛盾,愛恨糾葛,包容理解,犧牲和相互成就。體現出主人公追求自我的勇氣魄力和與傳統現實觀念的反抗,也反映了其不斷探索并追尋真實自我價值的困惑和艱辛。本文從自我的認同與人格平衡、社會身份的塑造與重塑、靈與肉的合二為一,三個方面來解析男主人公由男化女的自我身份認同和精神人格的統一;其男性自我身份的塑造與女性身份的重塑,妻子格爾達由震驚,反感到厭惡甚至絕望,再到理解,包容,同情與支持;以及埃納爾社會身份變成女性角色莉莉之后,由畫家變為化妝品銷售的社會身份的變化;到最后接受變性手術后精神與肉體的統一。進一步揭示了埃納爾在變成真正的女性角色莉莉的痛苦與喜悅,并最終勇于追求真我的魄力;同時也贊揚了妻子格爾達的寬容與成就愛人的偉大,并呼吁擴大社會的包容和理解。
關鍵詞:《丹麥女孩》;超性別;身份認同;平衡
簡介:影片《丹麥女孩》根據世界上第一個變性人莉莉﹒埃爾伯的真實歷史事件改編。而影片的熱映,讓歷史上這個真實事件的傳奇女主角莉莉﹒埃爾伯又一次走進了人們的視線。電影講述了同為畫家的年輕夫婦,埃納爾和格爾達,起初是令人羨慕的一對佳人,他們的愛情浪漫而溫馨。埃納爾細心、體貼,對妻子呵護有加;而格爾達熱情獨立,勇于嘗試新奇事物。只是擅長畫人物的格爾達在事業上遜色于擅長畫風景的丈夫。格爾達一方面為自己的丈夫感到自豪,另一方面也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在事業上有長足的發展。格爾達邀請自己的好友當模特,可好友有事失約,交畫日期在即,無奈下讓丈夫穿上女裝假扮模特,而埃納爾看著美麗的女性飾物勾起了童年內心小女孩的回憶。而后來的朋友聚會,格爾達提議讓丈夫女扮男裝出席,徹底讓埃納爾內心的女性形象釋放并占據了肉體,進而顛覆了他的男性形象。在妻子的要求和社會壓力下,矛盾的埃納爾最終選擇忠于自己的內心,接受變性手術。妻子也從最初的抗拒,失望到最后的寬容理解,對埃納爾不離不棄,最終丈夫在接受第二次變性手術時嚴重感染,結束了自己傷感而傳奇的一生。
    一、超性別批評理論
超性別起初主要指那些改變了自己的社會性別而沒有改變自己的生理性別的人。后來,逐漸包括了一些沒有改變自己生理性別的性別怪異者,比如:穿奇裝異服者、雌雄同體者和人妖。最終,也涉及了變性人。20世紀90年代,西方興起“酷兒”理論,主要指在文化中所有非常態的表達方式,是所有在性傾向方面與主流文化和占統治地位的社會性別規范或性規范不一致的人。它批判性地研究生理的性別決定體系,社會的性別角色和性取向?醿豪碚撜J為性別認同和性取向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在社會和文化的同化過程中形成的,并且反對傳統的性別觀點對人們的壓制和禁錮。
二、自我的認同與人格平衡
埃納爾內心是個女性,這是在他童年的時候就以沉淀的情懷。在他的故鄉埃瓦勒,他穿著媽媽的圍裙,和他的玩伴漢斯玩耍,漢斯恍惚間覺得埃納爾是個漂亮的女孩,然后親了他。埃納爾的父親及時發現并嚴厲斥責了他們。在父親的嚴加管教下,埃納爾收起了自己的女性形象,而漢斯也告訴他繪畫也是人生的寄托,他就開始畫畫。成年之后,埃納爾成為了著名的畫家,他也認同自己的社會身份。只是,內心里那個女孩總是體現在他的方方面面。埃納爾愛整理東西,愛干凈,喜歡看妻子化妝,對妻子妝容的精致要求完美,總是幫她擦去嘴角多余的口紅。在外人看來的貼心之舉,實際上是自己沉迷甚至羨慕女性的特質。他喜歡女性的服飾,喜歡它們的手感,在格爾達讓他扮女模特的時候,埃納爾沉迷于女性光滑的絲襪和造型別致且精美的服飾,他想象自己占有了這一切,而在自己男扮女裝出席宴會時,內心的莉莉呼之欲出。他無法從莉莉的世界里抽離,可是每天為了妻子和社會的責任,他極不情愿而又必須扮演埃納爾。他們四處奔波求醫,在那個醫學不發達的年代,醫生們采取極端的方式來治療,最后得出埃納爾是個瘋子的結論。格爾達堅決認為自己的丈夫沒有瘋,自己以丈夫的女像莉莉的畫作取得巨大的成功,要在巴黎開畫展,她毅然帶著丈夫來到了巴黎。埃納爾用心觀察并模仿街上女性的語言,姿勢,神態,想融入到女性的世界中?墒,當他赤身裸體看著自己的男性身軀,又是那樣厭惡。他去圖書館查閱各種資料,尋求答案,想擺脫這種矛盾的自我分裂,獲得人格的平衡。在巴黎遇到兒時的玩伴漢斯,漢斯鼓勵他尋求正確的醫學道路,他遇到一位理解他并且愿意給他做變性手術的醫生,他覺得如獲救命稻草,對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后來他一直以莉莉的身份生活,在醫院里,莉莉以女性的口吻和關切同其他病友聊天,她暢想著自己即將成為真正的女人,迎來真正女性的生活,和男人戀愛,結婚,廝守終身,過上女人該有的幸福生活。莉莉才是那個內心正確的靈魂,也只有成為真正的女人才能達到人格的平衡,不必偽裝,帶著面具,極不情愿的生活。
三、社會身份的塑造與重塑
身份,是為了被理解或視為身份。每一個指意因素如果要指意就必須與這種身份認同,而每一個能指或記號必須是可識的。埃納爾是畫家的時候,他著男士套裝,行為舉止也是男性化的,即使有一些女性特征,如容易害羞,細心,愛整理衣物,但在外人看來都是好男人的代名詞。他不喜歡嘈雜的宴會,喜歡安靜,有一些內向,也是性格使然,無可指摘。這種身份是埃納爾的社會符號,是埃納爾建立起來并被社會所認可的。妻子格爾達與他的性格不同,她熱情獨立,勇敢追求自己的愛情和事業,在外人看來格爾達和埃納爾正好互補,而他們的愛情也像風景油畫那樣美麗。
身份是流動的,是長期建構和再建構的過程。身份是一種再現,無論是對個體還是對別人,實際上都是自身身份的建構。埃納爾以女性角色莉莉視人時,放棄了繪畫事業,放棄了埃納爾所有的身份,甚至厭惡。她做了第一次手術回到斯德哥爾摩,在商場做了化妝品銷售,且樂在其中,她可以向其他女孩那樣穿衣打扮,行為舉止宛若一個妙齡女子。她開始在意自己的體重,她喜歡這樣的自己。而妻子格爾達從開始的反對,無可奈何,到最后逐漸理解包容。她的愛上升到了更高的層次,她的愛超越了性別,而性別只是加在人之上的符號,她愛的是埃納爾性別背后的本質,不論他或她是埃納爾還是莉莉。她陪著莉莉做變性手術,從妻子的身份到靈魂伴侶的轉變雖然痛苦但因為愛還是選擇寬容,理解和支持,她不想看著自己愛的人痛苦,而寧愿自己默默承受。
四、靈與肉的合二為一
影片中莉莉說,上帝把她的靈魂塑造成一個女孩,而她糾正了自己身體的錯誤。莉莉認為她的真我其實就是女性。在她是埃納爾的時候,他就一直以自己的故鄉埃瓦勒為題材,這始終貫穿在電影之中,像一個隱藏在埃納爾內心深處刻骨銘心的秘密,就是成為真我,成為女人。莉莉最后一次手術后,虛弱地和格爾達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的母親抱著她,叫她莉莉。格爾達心痛地說,下一世,你生來就是個女兒身,享有所有的關愛和呵護,幸福長久。莉莉含著溫暖的笑容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個帶給她傷感又帶來光明的世界,她并沒有遺憾,她實現了精神與肉體的統一,滿足地離開了。
莉莉走后,格爾達懷著悲痛的心情,懷念著這個帶給她與眾不同又刻骨銘心的愛人。漢斯陪同她回到了莉莉的家鄉埃瓦勒,她帶著莉莉送給她的絲巾,可絲巾隨風而飛,漢斯要幫她追回,而她卻說,讓她飛吧,給她自由。絲巾象征著莉莉,回到了家鄉,找到了靈魂真正的歸宿。莉莉擺脫了世俗的束縛,在埃瓦勒的天空自由地飛翔。另一方面,這條絲巾也是莉莉對格爾達的感激,對她的理解包容,支持,感激她使她成為了真正的自己,也感激此生有她相伴。此片結尾雖然傷感但動人心弦,發人深思。
五、結語
影片《丹麥女孩》是一部人類在探索自身和社會認同的力作。莉莉在精神和肉體上痛苦地尋求人格的統一,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格爾達對莉莉的愛,也是超越了性別,上升到靈魂。影片反映出一種普遍的現象,超性別者一直試圖保持自身和社會的一種平衡,尋找自我認同和社會認同,他們在孤獨和集體之間徘徊,力圖在異性戀主導的世界提供常見的參照框架之外構建一種身份,而這種身份總是受到世俗輿論地挑戰和束縛,他們渴望提高全社會對無性別和超性別的認同感和包容度,而這條道路是非?部篮推D難的。
參考文獻
[1] 于連﹒沃爾夫萊. 批評關鍵詞:文學與文化理論 [M]. 陳永國,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
[2] Annamarie Jagose: Queer Theory: An Introduction [M]. New York: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96.
[3] [美]葛爾﹒羅賓等.酷兒理論:西方 90 年代性思潮 [M]. 李銀河,譯.北京:時事出版社, 2002.
[4] 包亞楠. 男人和女人的角色互換:《新夏娃的激情》的跨性別分析[J]. 科技信息,2011 (31):p.450.
[5] 王丹丹. 《奧蘭多》—超越性別,走向自由 [D]. 河北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0.
[6] 刁杰閣. 變幻的性別—酷兒理論視角下的《新夏娃激情》[D]. 廣西師范學院碩士學位論文, 2014.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今日股票推荐今日股票推荐黑马 中国女篮亚洲锦标赛视频 十一运夺金一个号必出 深圳风采每周几开奖 幸运28挂机不死模式 买股票用哪个app好 南京配资公司哪家好 四川快乐十二12选5任三诀窍 中国铁建股票 pk10冠军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