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現當代文學 > 從余秋雨《信客》看傳統“信”文化的重要性

從余秋雨《信客》看傳統“信”文化的重要性

論文查重   作者:汪蘇 汪瀾   時間:2017-09-28    閱讀:


 
從余秋雨《信客》看傳統“信”文化的重要性
汪蘇  湖南文理學院
汪瀾  湖南文理學院芙蓉學院
中學語文教材人教版《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八年級(上冊)》(2010年版)入選了余秋雨的《信客》,省市中學語文教材蘇教版八年級上冊也選擇了余秋雨的《信客》!缎趴汀愤@篇散文能進入國家省市教育體系中的語文教科書,意味著這個作品已被權威機構認定,開始經典化。因此,對文章的解讀顯得尤為重要。
余秋雨大師的文化散文《信客》繪聲繪色,通過敘說兩代信客的不同際遇及信客這個職業在社會信息發展中的最終消亡,表現了中國傳統的“信”文化在民間生活中的重大意義,并刻畫了受人尊重的信客形象,贊揚了信客恪守信用,任勞任怨,無私正直,潔身自好,待人寬厚善良美好品質。
  所謂“信”,就是無“偽”意思,既不說假話,不做假事;既不自欺,亦不欺人,一切言行皆以誠實為本,排除一切虛偽、虛假。
“信”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核心力量,為“仁義禮智信”儒家“五常”之一。儒家的創始人孔子在《論語·顏淵》中說“民無信不立。”信是儒文化的精義所在,不僅儒家,歷代名家都注重“信”在社會政治和民生中的作用。
信是主觀世界向客觀世界發出指令的第一個道德表現。“信”的含義與“誠”、“實”相近。從字形上分析,信字從人從言,原指古時人們祭祀時對上天和先祖所說的誠實無欺之語,是古代先民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的行為準則。春秋時期,經儒家的提倡,“信”開始擺脫宗教色彩,成為純粹的道德規范。隨著社會歷史文化的發展,傳統倫理將誠信作為人的一種基本品質,認為誠實是取信于人的良策,是處己立身,成就事業的基石?傊,是一種個人品質在人的社會屬性方面的體現。
從傳統文化誠信的角度出發,我們會發現大師余秋雨在組織《信客》這篇散文的過程中,確實與傳統文化“信”一脈相承,他在重塑“信”,他在呼喚“信”的到來。
《信客》共有四部分,可以總結為,從業緣起,信客生涯,辭職風波,轉行從教。通過這四部分的描寫,分別述說了誠信文化在民間的歷史發展和演化。
第一部分,以信客職業的交接表達在“遵信”的社會里,信的樹立需要付出艱辛的代價,進而強調信在當時社會條件下的重要性。
首先,作家通過信譽的破產來反襯誠信對于維系信客職業和社會秩序的重大意義。老信客一生恪盡職守,克勤克儉,卻一時糊涂,動用了雇主的一絲紅綢而一失足成千古恨,最終名譽掃地,顏面盡失,乃至自殘。從這個故事中,我們發現,信客職業沒有任何規范和監督,完全依靠道德誠信自律。信客東窗事發后,也沒有任何的懲戒措施,但老信客卻悔恨交加,徑自用剪刀扎傷了手,用自殘的方式在悔恨中結束了自己的信客生涯,并自我流放,在墳場的破草房里,夜夜失眠。老信客信譽破產后,受到誠信的召喚和驅使,主動去尋找新的接班人,并言傳身教,用自己血淋淋的教訓告誡和囑托年輕信客重塑信客聲譽,堅守信客職業的神圣。這一切的一切,并不來自于法律和制度,而完全是在社會崇信的道德秩序下依靠道德自律來運轉的。
其次,文章通過信客選擇職業的輕率轉變為對以信為榮的信客職業的理解和執著,反映出信客對于樹立誠信豐碑的美好追求和不懈奮斗。
年輕信客在外闖蕩失敗,落魄窮困,遭遇了老信客在信譽破產后,信客職業自覺自律的重塑的邂逅。一開始,年輕人并沒有答應接班,但是迫于老信客誠懇、認真的態度,才草率的同意成為新的信客。但當年輕的信客踏上老信客的風塵苦旅之后,他看到了老信客期待的眼睛,看到了重塑信客神圣信譽的召喚。信客收入微薄,風餐露宿,但是年輕信客卻甘愿付上自己的一生去完成信客神圣的使命,這正是誠信的道德力量在社會生活中根深蒂固的影響力,是誠信的驅使,使年輕人走向追求道德圣潔的不歸之路。信客的職業,即是誠信這種美好的道德文化在社會生活中的表現。
第二部分,敘寫了信客因信稱義,在世俗社會挑戰中堅守職業信托的艱難生涯。
信客的工作瑣碎復雜,信客的回報與付出不成比例,信客的職業是農業社會向城市的窺探。但是年輕的信客任勞任怨,經受住了考驗。他出于強烈的職業道德和使命,不僅完滿的完成了份內的工作,而且負有同情心和使命感,做了很多額外的工作,堅守了美好的道德品格和優良的職業素質。
信客挑著一副生死禍福的重擔,來回奔忙。四鄉的外出謀生者,都把自己的血汗和眼淚,堆在信客身上。他理解在外謀生者,也理解在家的家屬,理解他們的需要與感情。事情不分份內份外,只要有求于他,再辛苦也在所不辭,有時候還得忍受無端的猜疑與羞辱。
信客的工作,即是信的神圣信念在信客工作中的自覺能動,是信客職業的集體意識在改造世俗社會的體現,是信作為道德力量在人們生產生活中的實踐和傳遞。
第三部分,敘寫了信客因信譽受污而導致的辭職風波。信客的職業是建立在神圣道德和信用關系上的,因此,信客可以任勞任怨,可以忍耐貧困潦倒,但是卻不能容忍懷疑和誣陷。老信客僅僅裁下窄窄的一條紅綢,被人糟蹋了一生名譽,再也做不起人。信客通報噩耗,有的農婦竟把他當作死神冤鬼,大聲呵斥。送交遺物,還被人懷疑貪占。那個發了財拈花惹草的同鄉竟誣稱信客為小偷,扭送巡捕房,幾經周折,才得以平安脫身。信客這條路布滿兇險,叫人支撐不了。
信客蒙受誣陷后,依然顯示了美好的品德。他在發財的同鄉那里遭遇了兇險,他不想讓在外的同鄉蒙受陰影,回鄉后也沒有挑事,只是借身體不好為緣由推脫,并在老信客的墳頭乞求原諒,至始至終沒有說任何壞話,他保護了一個家庭。在當事人懺悔后,打算對信客進行補償,信客卻恭敬推脫,沒有收受錢財,并出于禮節的收下了同鄉的禮物,可謂忠誠本分、與人為善、富貴不能淫。
這部分的敘寫有著些許的悲劇氣息,信客的美好品德,在逐漸向外向錢看的社會中越來越受到打擊和摧毀。而伴隨著信客的辭職,信客這種職業也因外界信息社會的迅速發展而最終消亡。信客也因堅守內心純凈世界誠信至上的信念而絲毫沒有向世俗社會妥協。信客受盡磨難沒有贏得理解,受盡屈辱而沒能獲得尊重,受盡冤屈卻沒有獲得補償,故事的情節仿佛落入了世俗怨恨中的那種好心沒好報的詛咒當中。而從社會發展的觀點來看,信客的職業在民間的消亡,包括信客所遭遇到的不公,實際上是信客這種職業賴以生存的小農生產關系在社會發展中的解體,是社會轉型時期,作為意識層次的道德力量“信”在社會轉型時期受到的沖擊。
第四部分,通過信客的轉業成功。反映了信客雖然職業消亡,但是其美好的品德卻穿越時空,依然在其他領域生根發芽,創造出巨大的財富,暗示了誠信永遠不會過時的潛臺詞。
信客年輕時屢屢碰壁,窮愁潦倒,后接受信客職業,眼界開闊了,閱歷豐富了,辭職后不久,就成功勝任了地理老師,并一路順風順水,成為文化教育的標桿人物。他當教師是好樣的教師,當校長是好樣的校長,他贏得了社會普遍的贊譽。死后,按照遺愿葬在老信客的身旁,榮譽照耀了信客的歷史,成為信客職業最后的豐碑。
如果說第三部分是悲劇的,那么第四部分則滲透著些許的喜劇氛圍,信客的職業隨著小農經濟的解體最終壽終正寢,信客在社會生活中沒有向世俗妥協似乎走向了再次自被流放,但是,作為誠信,這種千百年來為信客職業所踐行、完善和守護的美好的品德,卻并沒有消亡,反而穿透社會世俗的羈絆,從死里復活,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和價值,成為人們心目中追求美好品德的豐碑。
文章《信客》就是這樣,它在樸實的敘事風格中,把復雜深刻的歷史思想和文化通過鄉間兩個不知名姓的信客平凡的人生遭遇表達出來,深入淺出,平易近人,發人省醒。
 
課題項目:湖南省洞庭湖生態經濟區建設與發展協同創新中心之“人文洞庭”項目(湘教通【2015】351號)。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广东11选5真准 浙江11选5高频500彩票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快乐扑克3高手心得 快乐双彩玩法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 a股历史25年市盈率 江西11选5杀号网 澳洲pk10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