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學網
歡迎文學愛好者踴躍投稿與訂閱《北方文學》雜志!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名家 > 嚴歌苓

嚴歌苓

論文查重   作者:網絡   時間:2015-03-25    閱讀:


  嚴歌苓是一位美籍華人,美國21世紀著名中文、英文作家,好萊塢專業編劇。作品以中、英雙語創作小說,常被翻譯成法、荷、西、日等多國文字,其作品無論是對于東、西方文化魅力的獨特闡釋,還是對社會底層人物、邊緣人物的關懷以及對歷史的重新評價,都折射出復雜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識。多年的沉淀和積累,直接和間接的經歷與經驗都成為了她的創作“礦藏”,甚至她和勞倫斯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攪局”的愛情故事也寫成了長篇小說《無出路咖啡館》。

  以剛柔并濟、極度的凝練語言,高度精密、不乏詼諧幽默的風格為內在依托,與其犀利多變的寫作視角和敘事的藝術性成為文學評論家及學者的研究課題,在多個國家已開展嚴歌苓文學研討會。

  其創作的“王葡萄”,“扶桑”,“多鶴”等主人物開創了中國文壇全新的文學形象。其作品無論是對于東、西方文化魅力的獨特闡釋,還是對社會底層人物、邊緣人物的關懷以及對歷史的重新評價,都折射出復雜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識[3]

  始吸收西方世界“文藝復興”以來所形成的對“人”的價值觀的透視,開始用西方文藝理論的價值判斷來重新審視“東方人類”。

  作品中,這些女性人物,在各種文化、政治、觀念的夾縫中磨礪輾轉,呈現出令人震撼的豐富深邃的“人性”,引起讀者深深的悲憫之情。

  嚴歌苓曾說:“我到了國外之后,發現沒有什么是不可以寫的。我不想控訴某個人。我只想寫這樣一段不尋常帶有荒謬的歷史運動,讓讀者看到一種非凡的奇怪的人性。我對人性感興趣,而對展示人性的舞臺毫無興趣。” 她還說,“女人比男人有寫頭,因為她們更無定數,更直覺,更性情化。”也許在嚴歌苓眼中,女性更敏感,通過女性這一斑,可窺見全豹吧。

  嚴歌苓筆下的女性人物有一個共性,就是她們都有一點點遲鈍,有一點點缺心眼,是邊緣的,弱勢的?删褪沁吘壢鮿莸呐詤s如一滴水一樣折射出豐富復雜的現實和人性。[3]

發表評論


人拼命赚钱的意义陪伴家人 排列五精准49组计划 快3中奖多少钱 山东体彩扑克3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怎么玩赢钱 北京pk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股票涨跌幅超过10% 山东11选五免费计划 极速时时彩官网 股票指数含义 福彩3d百个位和值尾振幅走势图